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时间表出炉

2018-07-07 11:02:00来源:

timg (1)

在生活垃圾迅速增长、环境隐患日益突出的当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时间表终于出炉。7月2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全国建立合理盈利的固体废物处理收费机制,加快建立激励约束收费机制。通过垃圾处理收费制度进行分类再利用,利用市场化手段倒逼企业减排治污。

2020年底前建立

《意见》指出,要健全固体废物处理收费机制。加快建立有利于促进垃圾分类的激励约束机制,提高对混合垃圾的收费。到2020年底前,全国城市及建制镇要全面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同时探索建立农村垃圾处理收费制度。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副司长周伴学表示,完善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减量化激励收费机制,将积极推进城镇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方式改革,对配套设施完备、已经具备条件的用户,推行垃圾计量收费,并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具体来说,就是对分类投放垃圾的,可以适当实行低一些的收费标准,对不分类投放垃圾的,实行高一些的收费标准。

截止到目前,我国西藏、广西、广东、浙江、青海、北京、上海、湖南、福建等多个省市均已实行城镇污水、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在生态环境部官网公布的文件中,均显示出将各地将继续完善城镇生活垃圾污水处理收费制度,研究计量和收费标准。

其实早在2017年8月,环保部就颁发了《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8624号建议的答复》,文件表示发展改革委积极发挥收费政策在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中的作用,会同有关部门建立完善危险废物处置、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督促、指导地方不断完善相关废物处理处置收费政策。

收费标准仍需量化

按照《意见》要求,对非居民用户推行垃圾计量收费,并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提高混合垃圾收费标准;对具备条件的居民用户,实行计量收费和差别化收费,加快推进垃圾分类。

分类回收体系是核心。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记者。计量收费和差别化收费作为整个分类回收体系的组成部分,垃圾分类处理体系的完备程度,就是居民用户需要具备的条件,没有此系统,计量收费会非常困难。

马军表示,分类回收体系本身很难在小范围内推广,目前国内已经有了四十多个城市作为试点。而且垃圾分类做好了也可以减量,生活垃圾收费政策可以达成推动减量以致分类回收再利用。

早在此前,各地政府已纷纷推出了垃圾收费条例。广东省于2015年公布的《广东省城乡生活垃圾处理条例》中已经提出,单位和个人应按规定分类投放生活垃圾,缴纳生活垃圾处理费。广东省住建厅副厅长杜挺介绍:《条例》规定,市、县(区)人民政府要将生活垃圾处理费纳入本级政府财政预算。另一方面,除了加大政府投入,生活垃圾处理费也必须全面开征。

据去年12月广东省颁发的《广东省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管理办法》显示,所有产生生活垃圾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包括交通运输工具)、个体经营者、社会团体、城市居民和城市暂住人口,均应按规定缴纳生活垃圾处理费。上海市浦东区于今年6月印发的《浦东新区单位生活垃圾的处理费征收和收运管理的实施意见》也明确了相同的收费对象范围。

对于计费方式,马军介绍,不同类型的废弃物,价格也不一样,有的废弃物具有较高的附加值,比如可燃烧,可再利用。因此在精细化分类的基础上展开收费,将会是比较适合我国的收费方式。

目前,我国的收费方式多以按量收取。广东省对不同的收费对象可采取不同的计费方法,包括城市居民以户计;城市暂住人口以户或人计收;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生产经营单位以产生的生活垃圾量计收。

上海浦东的计费标准则更加具体。《浦东新区单位生活垃圾的处理费征收和收运管理的实施意见》提出,收费标准采用以按量收费为基础,采取基数内外不同收费标准,并按不同行业实行分类计费。单位生活垃圾计量单位为标准桶,每桶容量为240升,按不同行业价格从36元每桶到144元每桶不等。

鼓励市场化治污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伴学也指出,《意见》鼓励地方引入竞争机制,通过招投标方式,择优选择有资质的企业承担垃圾收集、运输和处理工作,鼓励探索市场化运营方式,降低垃圾处理成本,提高服务质量。

近年来,我国在完善收费机制同时,也在不断探索以市场化机制倒逼节能减排的模式。例如,引入第三方参与环境治理,通过缴纳或按合同约定支付费用,委托专业环境服务公司进行污染治理,实现治污专业化和污染治理硬件技术的高效利用。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向记者分析,除引入第三方外,目前国内可以采取的倒逼手段还有多种,例如排污权交易,企业预付押金,在市场上通过最优交易实行减排;或在供应链方向进行绿色采购等等。总体而言,推动市场化治污方面的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

不过,马军也表示,在处理生活垃圾方面,第三方企业在实际运营中仍有一定困难。拾荒者往往会把高附加值给拿走,而且会把有所分类、包装好的拿走,这会导致相互污染。而一旦污染,清洗分类的困难。我们如何解决拾荒者的问题会是很大挑战,还涉及到民生问题,引入到系统内还有待探讨。

不过,广州等地曾推出了第三方前延至垃圾产生源头,提供垃圾分类服务等措施,并在政府层面对低值可回收物回收给予财政补贴,协助第三方搭建业务运作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案。

早在2014年,原环保部就发布了《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鼓励地方进行积极探索。三年后出台的《环境保护部关于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实施意见》,要求以环境污染治理市场化、专业化、产业化为导向,推动建立排污者付费、第三方治理与排污许可证制度有机结合的污染治理新机制,探索实施限期第三方治理,支持第三方治理单位参与排污权交易。

以北京为例,2015年起北京正式引入第三方治理环境污染,尤其是针对餐饮、汽车修理等量大面广的小散企业,支持排污单位委托第三方治理机构采取分散收集、集中处理处置或再生利用的模式,处理废弃物。据今年3月北京市发改委发布了今年第一批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典型案例显示,在百子湾、首钢二通厂、通州于家务、海淀医院等施工项目上,住总三建通过聘请专业公司量身定制扬尘治理方案,通过一系列现场监测和管理手段,使得扬尘治理符合环保标准。

记者 陶凤 肖涌刚 实习记者 常蕾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