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行业动态 > 正文

悬浮的特朗普减税2.0

2018-10-27 14:40:00来源:

距离美国中期选举只剩两周,特朗普再次使出了自己的减税法宝。当地时间20日,在内华达州艾科替共和党候选人拉选票时,特朗普发表评论称:我们正在考虑对中等收入人群进行大幅减税。虽然选择忽视了7790亿美元赤字,但信奉拉弗曲线的特朗普有自己的打算。毕竟,在橄榄球型社会结构的美国,中产阶层的支持十分重要。

又一张支票

白宫和国会领导人正在夜以继日地深入研究,以便在中期选举前为美国中产阶层推出第二阶段减税措施。在内华达州的拉票集会后,登上空军一号之前,特朗普对媒体再次提及了税收改革,并将外界猜测的时间再次拉前,如果我们这样做,那将是在11月之前的某个时候。

两周之后的11月6日,就是美国中期选举的时间。若特朗普这次开出的不是空头支票,那么,将对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顺利持续掌控参、众两院,具有重大意义。据美国中文网报道,目前,共和党的选情不太乐观,而特朗普近期也在频频为共和党拉票。

不过,尴尬的是,共和党税务政策制定者对此似乎一无所知,而特朗普本人也没有透露更多的相关细节。白宫目前还未就特朗普提出的新减税政策做出回应。但一位熟悉此事的官员表示,特朗普已经督促国会领袖们在11月6日的中期选举前推出另外一套减税方案。

事实上,这是他继去年推出重大减税案后,再次推动减税案。去年底,特朗普政府正式实施税改。根据法案,联邦个人收入所得税将由此前10%至39.6%的七档税率简化为三档税率,分别为12%、25%和35%。同时,联邦企业所得税率将从目前的35%降至20%,低于发达国家约22.5%的平均税率。

之后,今年9月底,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第二轮减税措施,使个人减税永久化。根据去年通过的税改政策,个人方面的税收变化,包括降低税率和增加儿童税收抵免等,都将在2025年到期。

虽然减税让特朗普获得了支持和好评,但也有观点认为,这一减税计划只让有钱人及企业得益,对共和党参选人的选情并无帮助,同时,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也在大幅增加。而这次中期选举,将是特朗普上台后迎来的第一次政治大洗牌,事关至少两年内美国的内政外交走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的二次税改很有可能推不出来,时间是问题。目前看来,因为他很在乎这个中期选举,所以目的比较明确,更多是为了争取中产支持。

吃紧的债务

对于现在的美国政府来说,特朗普要想落实减税,可能还需要一番努力。毕竟,不断攀升的财政赤字称很有可能成为对手有力的攻击。美国财政部15日宣布,美国2018财年的赤字达到了7790亿美元,创下了6年来的新高。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3.9%,较上一财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

这一财年(2017年10月1日至2018年9月30日)正是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的第一个完整财政年度。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美国国会去年底通过的大规模减税法案和特朗普政府大幅增加联邦政府支出是导致美国财政赤字增加的主要原因。美国财政部也承认,财政赤字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公司税减少了760亿美元,下降22%。为了弥补财政缺口,美国财政部已经表示,将加快发债,预计发行7690亿美元债券,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不过,美国财长姆努钦依然不太愿意承认,如果要把赤字高企归结于减税,这是不真实的情况。事实是,我们在军事上投入比重巨大,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还增加了非军事开支。姆努钦上周对美国媒体表示,赤字增加归咎于民主党人抵制政府在教育、医疗保健和其他社会项目上削减支出。

美国两党政策中心高级副总裁霍格兰德表示,在经济快速扩张期间,政府的赤字接近万亿美元水平,这对选民和候选人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赤字的焦虑,让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盯上了政府预算。17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内阁会议上提出了5%计划,要求在场的内阁成员和部长削减至少5%的预算,并取消了减少工作岗位的不必要规则。特朗普还曾表示,坦率的说,政府里的‘肥肉’还挺多。

外界似乎并不看好特朗普的5%计划。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在其最新的一份报告中称,预计未来几年美国财政赤字将继续恶化,部分原因是国会和白宫没有具体解决问题的计划。穆迪认为,联邦财政赤字可能达到自2008年和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的最高水平,这在经济增长期间是罕见的。

富人逻辑

对于特朗普的减税法宝,也有人不买账。上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一份调查显示,45%的选民反对特朗普税改,63%的选民认为受益者主要是美国富人和大公司,而仅有27%的中产家庭受益。同时,选民普遍担,共和党将减少在社保和医保上的支出,以便补贴企业和富人。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0月16日刊载了美国前劳工部长、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罗伯特·赖克题为《特朗普经济繁荣之真相》,其中提到,特朗普只是为富人减税,而向其他所有人承诺增长4000美元的工资从未发生。虽然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第二季度增速为4.2%。但这种增长很少惠及普通美国人。扣除通胀因素后,美国工人现在的时薪并不比40年前高多少。

这次特朗普之所以将减税目标聚焦中产,可能更多还是为了在中期选举中,获得这一群体的支持。在孙立鹏看来,特朗普的上一轮减税,公司税减得比较多,酝酿的第二轮减税集中在中等收入群体比较正常。毕竟,支持特朗普更多的还是蓝领。

作为典型的橄榄型社会,美国一直拥有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但随着工资增长停滞,物价飞涨,这一群体的数量开始下滑。2015年底,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研究显示,美国中等收入群体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从1971年的61%减少到最近的49.4%。我最关心的人是这个国家的中产阶层,他们被榨干了,特朗普2017年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尴尬的是,减税可能会让中等收入群体的范围进一步缩小。在外界看来,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中,富人的减税金额要高于穷人,因此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贫富分化。数据显示,当前美国贫富分化程度已达美国近50年以来最高水平。1962年肯尼迪执政时期,美国基尼系数只有0.803,而到2016年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基尼系数已经高达0.877。

不过,这一轮减税到底能否落到实处,还需要画上一个问号。高昂的财政赤字,会让这份减税法案,在共和党内部就遇到阻碍。对于减税之后的结果,孙立鹏对记者表示,无疑,联邦政府的债务会进一步推高,在短期内赤字会扩大,但是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信奉拉弗曲线,认为长期来看,减税之后经济会上涨,可能会改善赤字。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 汤艺甜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