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男频 > 正文

秦景波何慢慢大结局

2020-09-14 10:40:04来源:

这里为您提供秦景波何慢慢大结局,该小说叫做《慢慢有阳光》,小说节奏紧凑,值得推荐。秦景波何慢慢小说精彩节选:由初二到高三的五年,何慢慢的绘图本上,每一页都是秦景波在田野上,带着白色大狗肆意奔跑的情景。而离开杏林小区后,再也没有遇见过秦景波的这四年间,何慢慢则凭脑海里的想象,仔细勾画着心目中他的样子。

《慢慢有阳光》精选内容:

何慢慢嘴巴张了张,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她琢磨着,实在不行就等发了工资,给陆子清买点啥东西吧,毕竟白住着人家的房间,心里头总是不踏实。

饭后,何慢慢洗了些水果切好,让他们边吃边聊,自己则进厨房烧水泡茶,文雅丽见状,忙自告奋勇的跑去洗碗,生怕慢了半步,陆子清又会挤兑她。

大约聊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几人准备告辞。

临出门时,陆子清顺口问了句:“景波,你住哪儿?我住的地儿和雅丽家,距离有些远,你离的近不?”

“不近。”秦景波回答的干脆利落,半分犹豫都没有。

“雅丽姐今晚就住我这儿吧。”何慢慢忙开口挽留。

“切,秦景波,你都没问人家文雅丽住哪儿,就说不近,存心的吧?”陆子清立刻吹胡子瞪眼。

“我住对门儿,你说近不?”秦景波大长腿一迈,走到对面打开了房门。

对门儿?秦景波住对门儿?一时间,大家伙儿全都目瞪口呆。

何慢慢更是惊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呛出来。

对门儿不是一直没人住的吗?秦景波啥时候搬过来的?她半张着小嘴,好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好小子,怪不得闻着香味儿跑来蹭吃,敢情在这儿猫着呢……”陆子清抬腿就去踹秦景波。

咣当——眼疾手快的秦景波,迅速关上了房门。

“咳咳,子清,我有点事儿,今晚必须要回去,麻烦你送送我吧,回头我请你吃大餐。”文雅丽眼眸微闪,很明显想让陆子清送她回家。

“嗯哼好吧,慢慢,我们走了啊。”陆子清回头,狠狠朝对门儿瞪了一眼,转身和文雅丽离开了。

“子清哥雅丽姐,慢走啊。”何慢慢看着两人进了电梯,这才返身回到屋内。

客厅里,何慢慢呆呆的站着发愣,脑袋里一直想着,秦景波住在对门儿的事情。

照这么说,那天夜里,自己根本就没在做梦,而是秦景波真的在搬东西。

可就这样突然之间,和他成为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以后是不是每天上下班,都可以一起走一起回了呢?

何慢慢此刻的心情,可谓是既开心又担忧。

开心的是,她终于可以和心目中,暗恋多年的男神,近距离的经常见面了,然而担忧的却是,怕自己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

毕竟,她是不准备结婚的啊,而且或许,秦景波已经有女朋友了呢?

沉思了好半晌儿,何慢慢长长的叹了口气,习惯性的从抽屉里拿出绘图本,静静的坐在桌前画了起来。

从小就不善言辞的她,似乎在绘画方面特别有天赋。

因为,别人的日记都是用文字来表达,而何慢慢却是用画笔在描述,每当心情不好时,她就拿起笔在本子和纸上,静静的画着,以排解心中的烦恼。

原本何慢慢最初是打算,考入师范学院美术系,将来当一名美术老师的。

然而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对绘画的极度热爱,她便有了成为一名优秀插画师的梦想,可后来,却因暗恋的男神秦景波,在某医科大学读书,便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学医。

尤其不为人知的是,何慢慢还有一个深藏在心底的xiǎomì密。

她曾对唐小颜声称,那个装着书本的超大行李箱,其实是装了一整箱的绘图本,而里面的主角,则无一例外的全都是秦景波。

从认识秦景波的那年开始,一直到现在,算起来已经有九年光景了。

由初二到高三五年,何慢慢的绘图本上,每一页都是秦景波在田野上,带着白色大狗肆意奔跑的情景。

而离开杏林小区后,再也没有遇见过秦景波的这四年间,何慢慢则凭脑海里的想象,仔细勾画着心目中他的样子。

其中,有秦景波在超市购物,去公交车站台等车,在饭馆吃饭,去图书馆借书等等,所有一切,就好像何慢慢亲眼看见一般,画的惟妙惟肖。

每一本画完的绘图本,都被她仔细的用蜡纸封好,如今,已经装了满满的一个超大行李箱。

动作慢且倔强的何慢慢,用自己特有的方式,默默守护着心底的那份甜蜜,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品尝。

-

翌日清晨。

何慢慢在洗手间,手忙脚乱的洗漱着,之后,便慌的连早饭都没顾上吃,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原来昨天下班时,陆子清曾通知何慢慢,明天市领导要来视察,让她千万不能迟到。

昨晚,一行人在何慢慢这里吃完饭走后,她静静的坐在桌前画着心中所想,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时分。

再加上又一直琢磨着,秦景波住在对门儿的事情,所以直到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结果一睁眼,发现时间快来不及了。

何慢慢闷头一溜小跑的赶到医院,正好看见上班的医生护士们,在朝电梯里走,就在她跟在后面准备进去时,谁知电梯满员了。

何慢慢着急的看了眼手机,返身准备去爬楼梯,一回头,见旁边电梯里的唐小颜,冲着她大力挥手,“慢慢,快点儿,这里还能进一个人。”

“哦哦。”何慢慢忙快步走进了隔壁电梯。

呼——进了电梯,她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

殊不知在电梯最里边,秦景波身着黑色卫衣裤,正默不作声低头看着手机,听到有人喊何慢慢的名字,他下意识抬起头,眸色微深的看了眼,前面那抹纤细的背影。

早上起床时,秦景波不小心着了凉,感觉嗓子不太舒服,所以便戴了个黑色口罩,整体看起来,清冷的令人难以接近。

刚才一进电梯,就有眼尖的女医生护士,认出秦景波了,刚想要打招呼,却见某人淡淡的冲大家点了点头,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儿,看起了手机。

于是,众人也就不做声了。

然而,最后进到电梯里的何慢慢,却并没有看到,秦景波就自己在身后。

“睡过头啦?”唐小颜喝了口手里的豆奶。

“嗯。”何慢慢点点头。

“哎,刚才在路上,有促销员给了张宣传单,说城北新开了家置地广场,不少品牌商家都入住了,咱俩下班一起去看看呗。”活泼的唐小颜眨巴着大眼睛。

“城北?城北什么地方啊?”何慢慢一头雾水,她从小就没方向感,直到现在都分不清东南西北。

“嗨,就是你家原来住的杏林小区呀,那边拆迁以后,不是盖了大型超市和游乐场吗?置地广场就在那附近。”唐小颜咬着吸管,滋溜了口豆奶。

这时一个女医生插了句嘴,“上周我和老公去了趟置地广场,里面有不少高端品牌呢,周围还有很多商铺和饭店,可以一路逛吃到底没问题。”

“哦,现在那里变得这么繁华啊……当年,就只有一家红星国营商场,在马路对面和我家刚好正对着。”何慢慢神情若有所思。

此时她不知道,身后,戴着黑色口罩的秦景波,听到这话蓦地抬起头,漆黑幽深的墨瞳,盯盯注视着何慢慢的背影。

何慢慢当年的家在杏林小区?正对着马路对面的红星国营商场?没错了,就是她!

多日来,秦景波心中种种不确定的猜测,竟在无意之中得到了证实,霎那间,他的唇角缓缓上扬,弯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很快,四楼男科到了。

“哎,下班我去找你哦。”唐小颜赶紧交代,生怕磨叽的某小乌龟,转眼忘了这茬儿。

“好。”何慢慢走出了电梯。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