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男频 > 正文

卫倩珞刘景煜章节目录阅读

2020-10-17 10:39:02来源:

这里提供卫倩珞刘景煜章节目录阅读,小说书名是《重生之萌妻上位记》,小说人物性格各不相同,各有看点,卫倩珞刘景煜章节目录精彩节选:“死了倒是一了百了!”这熟悉的声音,冷漠的话语,让倩珞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她黯然泪下,对公子煜,不再残存一丝妄想,心灰意冷的感觉让她仿佛身处冰窖,从头凉到脚。

《重生之萌妻上位记》精选内容:

房间里,卫倩珞躺在这虽然简易但却极为柔软舒适的藤制软塌上,茫然地看着头顶那一片木板拼凑的天花板,脑袋里回想着跳下城楼时那些已经开始模糊的记忆。

“死了倒是一了百了!”这熟悉的声音,冷漠的话语,让倩珞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她黯然泪下,对公子煜,不再残存一丝妄想,心灰意冷的感觉让她仿佛身处冰窖,从头凉到脚。

坠楼之前,她依稀记得被人伸手推了一把,当时似乎另外还有一人,想要出手拽住自己,却不料只是扯下了一截衣袖。

卫倩珞想到这里,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果然,还是跳下城楼时那身素白的锦裙,不过,左侧的半个衣袖已经不见了。

我这是死了吗?还是在阴曹地府?天上仙境?还是?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为什么一切都这般奇怪?!

卫倩珞环视着这间屋子,一张从未见过简易却很是精致的床榻,以及屋子里这些简洁舒适的陈设,还有刚才那杯并非如传说中游牧民族的奶茶那般膻味儿难喝的奶汁,一股奶香味此刻还在嘴里飘香呢。

以前,卫倩珞翻阅过一些书籍,大概知晓一些对天上人间地狱场景的描述。这里,倒不像是在天界也非地狱,那么这是重新投生了吗?

哪有一投生就十多岁的呀?!

这是什么个理儿啊?!卫倩珞百思不得其解,头又开始炸疼起来。

正低头苦思冥想着,门外有人轻声敲门。

卫倩珞没有作声,悄然地抬头坐直了身,她不想再回到之前的境遇,既来之则安之,接下来看看情形再说吧。

想到这里,她便紧张地盯住门口,却见是朱妈推门进来,端着一只小木盘,上面放着一只苹果和几张纸质的小方巾。

“姑娘,好些了吗?!”朱妈见卫倩珞睁大着双眼望着自己,关切地问道。

“谢谢大娘,小女子这会儿好些了!多谢朱妈和方才的公子搭救之恩!”见朱妈走近,卫倩珞想要起身行礼。

“使不得,姑娘,快些躺下!”朱妈快步上前,将卫倩珞扶着坐好,又搬了一张小藤椅挨着床头坐下。

“姑娘,你看着不过十多岁,”朱妈看看卫倩珞披散着的长发,见她颈部挂着的一根金玉镶嵌的项链,见着不像是寻常之物,又见她身着一身素白锦裙,材质也非同一般,便问道,“你这一身汉服可是自己定制的?!”

朱妈虽说长期陪护在子渊少爷身边,照顾其生活起居,因着孟子渊这位华夏京都大学植物学教授的身份,见过他带着许多研究生到家里做客,更通过智能手机和网络,多少对时下年轻人的时尚潮流有些了解。

所以,一见卫倩珞这身穿着,加上初见她时那头古装发髻,心想着这孩子约莫是对汉服着迷才这般装容。

“对了,”朱妈见卫倩珞滴溜溜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盯住自己,便从床头柜里翻出几件物什,递到卫倩珞面前,说道,“这是你那日从房檐上落下,砸在少爷身上时掉落的东西。”

卫倩珞低头一看,正是自己从城楼跳下时插在发髻上未曾取下的一只玉簪和几只珍珠珠花,还有一朵公孙煜送给她的金镂玉花。

倩珞看着金镂玉花,闭了闭双眼,泪水禁不住溢出。

朱妈见状,暗自诧异,连忙从小木盘上取了一张纸巾,默然无声地递给卫倩珞。

倩珞谢过朱妈,接过纸巾,盯住它愣了愣。

朱妈叹口气,伸手又取了一张纸巾,小心翼翼地在倩珞眼睛边擦拭了几下,说道,“是想家里人了吧!”

“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暑假不好好在家陪陪父母会会朋友,读些有趣的书籍,大老远的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图个啥?!”

卫倩珞闻言,诧异地看着她,不明就里。

“景煜少爷早已回去了,他已经进入新剧组,即将有新剧开拍了!”朱妈忍了忍到嘴的一句话,又说,“你在这里见不到他人影儿啦!”

卫倩珞继续发愣地看着朱妈,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见倩珞这糊涂样儿,朱妈摇摇头,谁不曾年轻过,谁不曾追过星,自己年轻时也曾痴迷过那些红极一时的影视红星,自然对卫倩珞的处境略有些感同身受。

她劝慰道,“孩子,过些时日,你便可以见到景煜少爷的新剧了,再耐心等等吧!”

“不过,”朱妈看看卫倩珞,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你家在哪里呢?父母可知道你到这里来了呢?!”

朱妈话音刚落,便见卫倩珞神色黯淡了下来。

见卫倩珞沉默不语,朱妈也没撤了,她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倩珞的肩膀,“我去找件外套给你披着,等会儿出去透透气吧,今日阳光出来的稍晚些,天气倒还清爽!”

说着,她摇摇头,走出了房门,门依然敞开着。

听完朱***陈述,孟子渊揉了揉眉头,这下麻烦了,这小姑娘不愿意说明来意,又不知其家庭住址,该拿她怎么办?!

“要不,暂且将她留下?”,朱妈提议道,“若是将人轰走,这天远地远的,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万一出点问题,怎么给人父母交代?!”

孟子渊想了想,说道,“暂且如此吧,”说完,他转身往“简影书屋”走去,临进门时,又转头吩咐道,“让朱伯去城里的派出所打听下,这都24小时过去了,真有谁家孩子离家出走,想必也该立案搜寻了!”

“少爷,我看着姑娘貌似受过什么刺激,人昏昏沉沉的,有些神志不清呢?!”朱妈提醒道。

“那么再让朱伯顺便去把姜医生请过来看看吧!”孟子渊摆摆手,“我看,还是追星惹出来的事端,小小年纪,不好好在家呆着,到处乱跑什么?!”

一想着这罪魁祸首的刘景煜倒是一早就溜掉了,孟子渊气不带一处来。

他摇摇头,转身进了书屋。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