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产业园区 >正文

回忆袁庚 改革遇阻曾向中央"告状"

2016-02-04 22:06:57 来源:产业园区
标签:

回忆袁庚 改革遇阻曾向中央

1983年的初春,南部中国的改革单兵突进,但反向的抵制力量也日益加大。改革派想到了联合新闻舆论的力量。

曾任《蛇口通讯》总编辑的韩耀根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深圳面见袁庚。后者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老兄你终于来了。”

媒体沟通了高层与民意,改革得以继续推进。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袁庚的很多积极探索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在体制内延续下来。但他当年在高层“默许”下的突破无疑为中国民间经济力量拓展了想象空间,并激励他们在商业领域将许多当年袁庚的试验成果继承、推进。

中国改革的开山炮

1973 年,在文革动乱中未能幸免的袁庚,在周恩来等人的过问下出狱。5年的监狱生活,袁庚最熟悉的生物莫过于高墙里、铁蒺下的蚂蚁,这种观察,让他洞察了人在历 史面前的渺小,以及那种微小的生灵透露出来的生命之伟大。这种体悟,成了他后来在蛇口表现出来的进取、无畏与担当的一个注脚。

两年后,被战火历练过的军人,有长期在境外工作经历的特工及外交官经历的袁庚恢复工作,任交通部外事局负责人。1978年6月,袁庚被部长叶飞派往香港调查属下招商局的情况。此时,他已经年过61岁。

10月9日,一份《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报告被送到中央领导人面前。当时仍在任的国家主席华国锋作了“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的指示。国家副主席李先念根据华的指示在报告上作出阅批。

香港的地域限制,招商局不可能取得多大的发展,于是袁庚将目光放到了对岸的宝安县。1979年1月3日,招商局代交通部和广东省革委会起草了致国务院的《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

那 天,袁庚上北京时,带了一份香港明细全图,李先念在南头半岛的根部用铅笔画了两条杠,准备把整个南头半岛都给袁庚,但当时招商局仅有1.3亿元资金,袁庚 不敢要,于是李先念改圈了临港2.14平方公里的蛇口。后来,袁庚晚年总结自己的改革生涯,将那一次“胆子太小”视为这一生中三大遗憾的第一大遗憾。

袁庚谈到当时的思想时说:他要一块地盘,搞“面向海外”的工业区是史无前例的一场试验,一旦出现闪失,势必对随之而来的改革开放形势造成不利影响,政治责任重大。他对李先念说,他只想要一块小地方,搞点试验,探索一下中国未来的经济走向。

是年7月2日,蛇口工业区基础工程正式破土动工,轰隆隆的炮声炸醒了沉睡的土地,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性开山第一炮在中国南方的一个渔村炸开。

但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的封闭、极左势力的顽固都意味着袁庚将遇到巨大的阻力。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高层领导与底层群众都思谋改革,在资源的重新配置中解放生产力,发展经济,以期国富民强,振兴中华。可是,相当多的衙门和既得利益集团坚守计划经济的陈规陋习,束缚地方和企业的手脚,人为地割断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形成一段政令不通的“肠梗阻”。

在基层实际运作改革举措的袁庚在遭遇阻击时,往往向中央求助。中国高层与底层的心是相通的,袁庚从下而上的情况反映得到及时批示,再自上而下地给予解决。

蛇口恢复超产奖,是袁庚向北京“告状”的胜利成果,对待200米的疮疤和通讯问题,袁庚只能继续向中央“告状”。后来,在1982年12月关于赤湾问题的讨论会上,袁庚抱怨“蛇口危机四伏,层层卡,办事难,香港有些报纸批评我们效率低,弄不好,有可能垮的”,在座的广东省省长刘田夫给他出主意说:“要多写点《内参》清样往上捅,中央同志看了《内参》清样,很有用。”袁庚望着刘田夫笑了起来。是的,是的,下情上达,让中央知道我们的难处,绝不搞报喜不报忧,蛇口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