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正文

墨西哥大选里的经济牌

2018-07-02 14:20:02来源:

20180702新闻8版图表

墨西哥人最近面临的境况有些分裂:一边是世界杯上得以意外出线的狂欢,另一边则是国内火药味十足的总统竞选。当地时间7月1日,六年一度的总统选举来临,与此同时,参众两院、各个州的州长及市长也都迎来了一次彻底的洗牌。在美墨关系骤然紧张、北美自贸协定(NAFTA)又深陷僵局的大环境下,谁会成为领导墨西哥走向下一个六年的人至关重要。而且国内经济疲软,无论哪个党派的候选人上台,经济都是一张无可厚非的王牌。

墨版特朗普

8

两度陪跑墨西哥总统竞选的左翼候选人奥夫拉多尔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目前,代表竞选联盟我们一起创造历史参选的奥夫拉多尔已经在众多党派中遥遥领先。根据近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奥夫拉多尔支持率已经超过40%。据了解,墨西哥总统选举只进行一轮投票,获得简单多数的候选人就可以出道。

围绕在奥夫拉多尔身上的并不是简单的竞选者属性,而是他身上贴着的墨版特朗普标签。推崇民粹主义、推行墨西哥优先政策、反建制的标语……一系列特征让媒体将他与邻国的总统画上了等号。这样的他自年初以来支持率就已经展现出了领先的优势,并逐步扩大。一些民众表示,之所以支持奥夫拉多尔源于对近几届政府的失望,认为他提出的一系列举措敢于叫板传统政治势力。而奥夫拉多尔支持的反腐败、扩大就业、提高最低工资等倾向于下层民众的主张,虽然与墨西哥1994年后历届政府的做法背道而驰,但却像极了当初打败了希拉里的特朗普。

奥夫拉多尔在竞选时毫不避讳地批评现任总统涅托依赖出口的经济政策,承诺如果当选,将提振国内市场。而他本人也主张打击腐败问题、消除社会不平等现象,剥夺上层人士特权,腾出资金刺激经济发展、促进就业等议题。但更令人担心的是,奥夫拉多尔在竞选纲领中闭口不谈对金融业的规划,这让墨西哥的银行家们表示担心,他们害怕奥夫拉多尔的这种做法是在为自己留下足够的即兴发挥空间。

如果奥夫拉多尔能够成功当选,那么他也将成为墨西哥几十年来的首位左派总统。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谌园庭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到,奥夫拉多尔此前激进的主张也是他两度与总统失之交臂的关键原因,因此此次奥夫拉多尔重出江湖力图让自己更温和更中立一点。但从他退出民主革命党重新建立新党的做法也能够看出,他的左翼本性并未改变,而他上台之后的政策也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向左偏转。

目前,代表执政的中间派革命制度党所在联盟参选的梅亚德排名仅在第三,而革命制度党近年来也饱受腐败问题影响,为了改变这种刻板印象,才推举出非该党党员,同时也是墨西哥前财长的梅亚德,以期以履历丰富和清廉来获得民众的青睐。此外,国家行动党所在竞选联盟的候选人阿纳亚则排在第二,而两人的支持率均在20%左右。

NAFTA导火索

在地里位置上与美国紧密相连的墨西哥,在经济上也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谈判。早在美加墨三方第七轮谈判未果的时候,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断言,如果三国在墨西哥大选前没有达成协议的话,年底前很可能就不会有协议。今年11月,美国又将迎来中期选举,不确定因素的叠加加剧了NAFTA谈判的困难。

墨西哥的大选之所以对NAFTA的谈判至关重要也与奥夫拉多尔有关。墨西哥及其人民不做任何外国政客的‘皮纳塔’,不做特朗普的仆人,两个月以前,奥夫拉多尔在墨西哥北部毗邻美国边境的华雷斯市启动选战,面对数以千计的支持者时,奥夫拉多尔如此说道。而在几个小时以前,特朗普刚刚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墨西哥在阻止非法移民和毒品进入美国方面做得很少。他甚至威胁,如果墨方做不到,我将断了他们的‘摇钱树’,退出北美自贸协定。

《听好了,特朗普》,这样一本即将出版的著作表达了奥夫拉多尔对于美国的核心思想,而这正是威胁NAFTA的重要信号。美墨关系一旦出现波动,对于NAFTA的谈判必然会产生不利影响。数据显示,2016年,受益于NAFTA,美加墨三方间的贸易额达到1.1万亿美元。其中,美墨双边的年贸易额就达到5800亿美元。

墨西哥也很难在短期内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虽然奥夫拉多尔明确表示会继续支持协定,但随着从总统到地方议员共计18311个职位的大换血,新的谈判团队是否还会遵循此前仅有的谈判成果也未可知。与此同时,奥夫拉多尔在竞选纲领中多次提到的进口替代型政策也让NAFTA的前景扑朔迷离。

结束NAFTA可能是墨西哥与美国关系的崩溃点,此前墨西哥外交部长维德加里如此形容NAFTA的重要程度。而在不久之前,面临着特朗普的钢铝关税大棒,墨西哥也再次拿出了反制措施:墨西哥官员称,若美国开征新关税造成贸易争端升级,墨西哥或对每年进口达40亿美元的美玉米和大豆开铡。就在上个月初,墨西哥还宣布对包括灯具、苹果和扁钢等在内的美国一系列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然而外界对于NAFTA的看衰似乎有些过头了。谌园庭认为,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奥夫拉多尔政府,他们并非真正想要NAFTA完蛋。墨西哥对美国的依赖太大,对美出口占墨西哥出口总额的80%,在这种情况下,冒然退出是不现实的。而他们真正想要的,其实是更新协定。目前NAFTA已有20年,原有的协定已经不能满足现状,美加墨三国都同意更新协定,只是特朗普一直强调的公平贸易令加墨不满。而且特朗普也面临着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NAFTA的谈判更像是一种政治筹码,谌园庭如此总结。

大选经济牌

与美国的关系再危急也属于外交,大选最重要的还是对于国内经济形式的左右。2017年,墨西哥经济增长了2%,增速却成为了四年来的最低值。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7年底,墨西哥年化通胀率达6.77%,成为近17年来的最高水平。墨西哥财政部今年3月的预告也显示,2018年墨西哥经济增速将在2%-3%之间,2019年达到2.5%-3.5%。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哪个党派的候选人上台,都需要打好经济这副牌。

就在特朗普因为石油增产的问题与沙特和伊朗斡旋的同时,被称为漂浮在有海上的国家的墨西哥,它的能源行业很可能也将迎来突变,而这也是关系到墨西哥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三年前,墨西哥能源行业开始接私人投资这一划时代的举动结束了国有企业Pemex长达70多年的垄断,这次能源改革也成了墨西哥即将卸任的总统涅托的最重要政绩之一。如今,随着奥夫拉多尔的浮出水面,这一改革计划很可能面临新的命运。

事实上,能源可以称得上是墨西哥经济的一条命脉。据了解,能源改革前,墨西哥政府财政收入的37.7%来自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但近年来,墨西哥石油工业面临系列挑战,石油产量逐年减少首当其冲。此前美国能源信息中心公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墨西哥石油日均产量将不能满足国内需求,从而将成为石油净进口国。而国家垄断带来的沉重债务负担和高额赋税等问题越发催促着墨西哥能源的改革。因此,能源私有化改革应运而生。

看似百利而无一害的能源改革却遭到了奥夫拉多尔的强烈反对,这多少令人有些不解。对此,谌园庭给出了回答:能源国有化是一种威望的象征,是民族主义高涨的结果。谌园庭称,1938年,墨西哥著名的民族主义者卡德纳斯总统确立了能源国有化,也确立了革命制度党的威信。国家的财政收入依靠石油,墨西哥石油公司曾经承担了墨西哥的社会责任和财政责任,奥夫拉多尔作为左翼民众的代表,他将自己比作是卡德纳斯的继承者,而且这对支持率也有一定的帮助,因此奥夫拉多尔的反对也就不言而喻了。

除此之外,墨西哥仍然面临着贫富差距等固有的社会问题,而这也成为考验奥夫拉多尔的关键议题。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报告,墨贫困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竟然高达50.6%。而这种差距也只是墨西哥经济问题的冰山一角,两极分化的显著问题催生了两个墨西哥一词,刺激经济发展、促进就业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很多人担心带有浓重民粹色彩的奥夫拉多尔的上台会成为墨西哥的一场灾难,但《经济学人》新一期封面文章的评论却也给墨西哥的未来提供了新的思路: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将成为一个高风险的实验。但是如果他竞选失败,之后发生的情况也许会更糟。毕竟墨西哥人们已经受够了腐败、无能且高高在上的精英集团的统治。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杨月涵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