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细则终出台 金诚集团详细解读全攻略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正文

资管新规细则终出台 金诚集团详细解读全攻略

2018-07-25 14:22:38来源:

《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终落地,三大方面解绑“非标”业务,是否是新一轮的大放水?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与你一起共同解读

2018年7月20日,资管新规细则连续出台,一时之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本次金诚集团咨询局将针对央行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新规细则进行详细解读。

央行发布的《指导意见》细则主要分为三个方面:

一、进一步明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的投资范围

明确了公募资产除了可以投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和上市的股票外,在符合监管规定的条件下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过渡期内允许老产品投向新资产,但前提是先满足国家扶植工程与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

二、进一步明晰过渡期内相关产品的估值方法

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金融资产坚持公允价值计量原则,鼓励使用市值计量。若难以用市值计价的,可用摊余成本的方式计价。

三、进一步明确过渡期的宏观审慎政策安排

对于过渡期后难以消化的非标余量,可以转回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内,人民银行可调整MPA考核参数予以配合。对于难以回表的非标资产,经监管同意后,金融机构可妥善处置。

解读

“非标”——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简称“非标”)是此次新规整治的重点,相对于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交易市场交易的“标准化债权资产”(如债券)而言,“非标”资产有着透明度低、形式灵活、流动性差、收益相对较高等特点。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非标”本质上属于变相贷款的一种,而“非标”业务又是不少企业在过去融资时的重要手段之一,但其低透明度的特点使得监管变得异常艰难,太紧或者太松的监管都达不到良好的效果,因此“非标”的监管力度该如何把握成为了关键。

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国对“非标”业务的定位与规范一直在不断调整,其中包括已出台的资管新规、委托贷款管理办法、规范银信类业务等等。但考虑到“非标”对我国企业社会融资来担任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如果监管力度过大,将对企业融资带来巨大阻力,对金融机构打击也会过猛。从上图中不难看出,表外“非标”从2017年末开始显著下滑,但表内与股债融资并没有弥补表外“非标”的下降。

因此此次《指导意见》细则中对“非标”业务做出了相应调整,在符合监管要的前提下,允许公募资产投资“非标”,解决了此前企业与机构对是否可参与“非标”业务认知不一的问题。而“非标”的上限并未趋严,其中银行上限为理财资产的35%或总资产的4%,券商则为全部资产管理计划净资产的35%,且投资于同一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资金合计不得超过300亿元。

“老投新”——另外,此次细则中也提及了过渡期内允许老产品投向新资产,但前提是先满足国家扶植工程与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将“老产品”解读为此前不符合资管新规要求的产品。现在可以发老产品对接新非标,旨在允许期限错配投资新资产,但在总体规模上必须控制在《指导意见》发布前存量产品的整体规模之内,且所投资新资产的到期日不得晚于2020年底。虽然在规模与到期日上有所限制,但并没有设立时点上的要求,金融机构可自主调整整改计划,并未出现之前所传的每年整改三分之一的硬性要求。总体来看,这一条为国内中小企业与政府融资来的相当大的便利。

“资产估值”——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由于新产品不再享有刚性兑付,为帮助新老产品顺利过渡,资管新规细则在资管产品的价值计量上做出了引导。

对金融资产坚持使用公允价值计量原则,并且鼓励市值计量。而部分一时之间无法做到的产品,可用余成本的方式计价。但在定期开放式产品持有资产组合的久期不得长于封闭期的1.5倍,银行的现金管理类产品在严格监管的前提下,暂参照货币市场基金的“摊余成本+影子定价”方法进行估值。

“过渡期后措施”——本次细则对过渡期后的调整也进行了阐述,对于过渡对于过渡期后难以消化的非标余量,央行将从多个方面缓解回标压力。一是在MPA考核时,可对其进行合理的参数调整,帮助符合条件的表外资产顺利回表;二是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来协助部分银行“非标”类资产回表的需求;三是对那些最终无法回表的“非标”资产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权类资产进行适当的处置。

虽然此次力求妥善处理银行“非标”的回表压力,但是所面临的资本充足率问题仍然较难解决,仅靠二级资本债的注入远远不够,所以之后银行增资可能在所难免。

本次央行发布的《指导意见》落地后,银行理财成为了最大受益者,这主要是因为新规明确了公募理财产品可以投资非标,以及和类货币基金在过渡期内可以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表外资产回表还有政策激励,而信托、券商资管和基金专户影响相对较小。

金诚集团金融咨询局认为新规细则的出台,在短期内可以适当舒缓融资方面的压力,并对整体市场的情绪带来安抚。而在对于“非标”业务的软处理使得信用和流动性风险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缓和,这些都表明了相关机构力求平稳渡过整治时期的决心。不过在这样“柔和”调整出台后,代表着的也许是此前去杠杆步入尾声,市场韧性不足致使政策再次转向加杠杆的节奏中,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国家此次注重预调微调以及定向控制,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手段重演。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