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正文

比索闪崩 潘帕斯雄鹰折翼难飞

2018-09-04 14:39:50来源:

阿根廷

两个月前的世界杯,阿根廷倒在了年轻的法国队脚下,而这一次经济积重难返,阿根廷倒在了自己的脚下。北京时间8月30日凌晨,阿根廷比索汇率周三跌至历史最低,就在前一天,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请求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快支付500亿美元的救助金,以缓解金融危机,这让投资者的信心摇摇欲坠。曾经潘帕斯草原上的雄鹰在高通胀、高利率、高负债的围追堵截之下,重新起飞的希望依然渺茫。

雪上加霜

过去一周,我们看到,市场再次表现出缺乏信心,尤其对于我们2019年的融资能力,当地时间8月29日,马克里发表称,我们已经和IMF取得一致,将所有必要的资金提前发放,从而保证明年的财政计划得以遵守。但在投资者的语境里,马克里的求援可能是阿根廷绝望的信号,随后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大跌逾7%,至34.2比索的纪录低位。

自难兄土耳其里拉大跌伊始,新兴市场的经济动荡成为压垮阿根廷比索的最后一根稻草。从今年年初至今,比索兑美元已经累积下挫超过80%。尽管本月初,阿根廷央行将隔夜贷款利率上调5个基点至45%的高位,但也并未阻止比索的一路走低。

还好IMF对阿根廷依然抱有同情心。考虑到国际市场环境变得更加不利,最初与阿根廷达成的计划并没有完全预测到这种情况,官员们将修改对阿根廷政府的经济计划,集中于更好地保护阿根廷免受近期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已与马克里达成了协议。

或许在马克里眼中,IMF这500亿正是救命稻草。6月初,IMF与阿根廷达成为期36个月500亿美元的常备贷款协议,希望以此阻止阿根廷比索贬值,为正在加速实施财政赤字削减计划的马克里政府提供资金支持。6月,阿根廷收到了第一批150亿美元的救助,9月将再收到30亿美元。

作为IMF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援助贷款,IMF希望看到阿根廷为之付出的努力。根据协议要求,阿根廷需要扩大缩减赤字的步伐,2018年、2019年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目标分别为2.7%和1.3%,此前这一数字分别是3.2%和2.2%,计划在2020年实现财政平衡,并在2021年实现盈余。

这一任务任重道远。根据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预测,阿根廷经济2018年将萎缩1%,通胀将触及32%的高位,比索的贬值导致阿根廷外币计价债务占GDP比重将从2017年的50%上升到2019年的70%。且一旦通货膨胀速度超过了薪资增速,阿根廷民众的债务负担将大大加重。

图表

荣光不再

作为南美洲巴黎,布利诺斯艾利斯曾是欢声笑语的中产阶级天堂。探戈的舞步、足球的荣光,还有丰沛的矿产、森林、水资源,阿根廷本该是躺着就能赚钱的富裕国家。事实也曾如此,一个世纪前,阿根廷的富裕程度超过英法,一度和美国不相上下。1908年,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经济大国,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

但阿根廷没能逃过资源的诅咒和中等收入陷阱。卖卖卖的经济模式严重依赖外部市场,从石油到小麦,单一的产业结构与远邻委内瑞拉类似,一旦国际市场上的原油或者粮食价格下跌,阿根廷无力承受经济的冲击。同时,因为没能跟上工业革命的步伐,阿根廷几乎没有发展起像样的制造业。

天生乐观的阿根廷人似乎不以为然,在探戈的旋转和足球的奔跑中怀揣对资源的信任,并且秉持超前的消费观,在拉美地区,阿根廷的国内储蓄率低于平均水平,甚至不如巴西。低储蓄率带来了国内投资乏力,严重依赖外资。为了吸引外资,政府放弃了资本管制,但随之进入的,还有大量的游资和热钱,经济向好时的资本在经济下行时一哄而散。

除了提高利率和加印钞票,阿根廷央行几乎没有其他有效的改善措施。高利率、高负债,咋加上过于单一的经济结构,以及松弛的财政纪律,让阿根廷在恶性循环中止步不前。或许这才是金融风暴在阿根廷海岸登陆的根源。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张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阿根廷来说,外因只是导火索,虽然美元走强,给新兴经济体的货币造成了压力,但之所以在某些国家如阿根廷的反应如此激烈,那就是国内的问题。马克里的请求或许能解决货币动荡的短期问题,但阿根廷的根源在于国内的经济结构失衡和宏观经济政策不当,争取外援可能只带来短期利好,真正的效果有待时间检验。

阿伯丁标准投资公司爱丁堡全球策略师弗朗西斯哈德逊表示,IMF提前释放资金,可能有助于稳定阿根廷资产。但现在的阿根廷无疑经济面临巨大的压力,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在报道中也提出了疑问,阿根廷如何在今年和明年实现其820亿美元的融资需求,同时在2019年总统大选前应对即将到来的衰退和消费价格上涨?

马克里的压力

2019年的总统大选已近在眼前,现在如此脆弱的阿根廷也让马克里的连任希望悬在了半空。失业率、尤其是非正式工作失业率增高,贫困率好转又恶化,通胀率居高不下,引发了民众一连串的抗议示威,马克里本人的形象也因此下滑,阿根廷人对政府管理层的消极情绪日益加剧。一份在8月1 -2日进行的阿根廷全国民调显示,马克里的负面形象已经达到59.9%的纪录。

事实上,商人出身的马克里在经济方面的确有所建树。三年前,马克里从前任总统费尔南德斯手中接掌政府时,曾许下挽救阿根廷的承诺,使经济正常化并恢复经济增长。我们无法在一天、一年乃至一个总统任期内改变所有的东西,但重要的是我们开始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第二年9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全球顶尖CEO和投资者会议上,马克里依然信心满满。

这个富二代总统的改革手段也曾一度扭转乾坤。上任后他立即按照竞选承诺,开始着力对付通胀,主张取消外汇和进口等金融管制,争取国际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支持,而彼时的南美正在巴西经济政治危机的余波里挣扎,马克里的明智格外亮眼。2016年,经济学家甚至预测2017年阿根廷通胀率将回落一半,GDP将在2017年上升3.2%。世界银行《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也预计,阿根廷的经济衰退将在2016年结束。

事实却打了马克里一个措手不及。2017年,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57%,通货膨胀率达到25%,并且有继续扩大的趋势。沉疴缠身的阿根廷难以在马克里开放的改革中得以翻身。2009年至今,阿根廷财政和经常账户一直处于双赤字,投资缩减、经济下滑,近几年阿根廷的GDP增速一直低于2%,甚至为负。

马克里曾经的财政紧缩政策也开始被质疑。当初,为了减少财政赤字,马克里削减了退休福利和补贴,这让已经习惯了费尔南德斯补贴政策的阿根廷民众一时间难以适应。

马克里与IMF的联手更让民众焦虑。阿根廷国内对IMF的印象并不太好,因为2001年那场金融危机,老百姓认为IMF加剧了那场危机的程度,张勇表示,在推进结构性改革的进程中,马克里也面临着政治因素的制约,这些可能对现任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改革决心是一种考验。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汤艺甜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