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正文

大股东匿名转让全部股权 野马卖资质谁接盘

2019-01-09 16:14:07来源:

北京产权交易所一则匿名转让股权的消息,再次引起了业界的关注。1月6日,北京商报记者经过查证后确认,北京产权交易所近日挂出的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99000万股股份(82.50%股权)转让挂牌公告中的转让标的实为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马汽车),而转让方实为四川富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临集团)。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野马汽车的价值主要在于它是一个拥有生产资质的壳,很难说以12亿元去买这样一个资质合不合算。当前中国车市步入寒冬,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造车新势力,要作出接盘的选择,都不得不加倍慎重。

低调挂牌

与此前多家挂牌出让股权的车企不同,虽然此次股权转让公告详尽披露了企业的各类信息,但却选择隐藏了最关键的企业名称。北京产权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公告中匿名是挂牌方的要求,该项目从挂牌到成交的全过程都将保持匿名状态。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提供的股权信息,北京商报记者经多方查证,野马汽车与转让公告中的企业完全吻合。在股权方面,富临集团为野马汽车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2.5%,长城新盛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安治富则分别持有公司16.67%和0.83%的股份,本次挂牌将转让富临集团所持有的野马汽车股份。

根据公告,野马汽车此次股权转让的披露起止日期为2018年12月25日-2019年01月22日,转让底价为12亿元,信息披露期满后,如未征集到意向投资方,则不变更挂牌条件,按照 10 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期。

在财务方面,野马汽车正面临严重亏损的问题。2017年,野马汽车营收为20.4亿元,但净亏损达到了3.8亿元;进入2018年后,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前10个月野马汽车营收为6.6亿元,但净亏损却又高达3.6亿元。野马汽车的总负债38.3亿元,长期负债为2.7亿元,而流动负债则高达35.5亿元。

针对股权挂牌的详情和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富临集团,但截至发稿,对方尚未给出回复。对此,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从近期国家发改委和其他一些部委的文件来看,汽车壳资源的意义和价值正在慢慢淡化,新能源审批这块较之前会更为宽松一些。但是,国家出台的新规定,前期往往主要是一些原则性的要求,具体落实下来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国外车企即将在华投放大量新能源产品的背景下,时间窗口对国内企业非常关键,如果相关企业急于上市或量产,那么直接此次野马卖壳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则指出,股权转让匿名挂牌的情况不多见,富临集团此次的这一做法更鲜见。由于转让方和转让标的均未上市,外界一直以来并不清楚野马汽车正处在亏损状态。此次之所以匿名挂牌转让这样一家严重亏损的控股子公司,富临集团可能是为了避免影响和打击市场对野马汽车的信心,这样,即使万一最终找不到接盘者,也能给自己留下一条继续持有野马汽车的后路。

销量困境

虽然如今深陷亏损,但野马汽车却曾有一段辉煌的过去。20世纪80年代末,野马汽车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诞生,公司曾经生产的金顶牌客车系列、野马、白鹿牌轻型越野车和客货两用车风靡全国,尤其是野马牌越野车更是国家免检产品、国家公检法系统专用车辆。

2002年,四川大型民营企业富临集团对当时陷入生产经营困境的川汽集团(野马汽车的前身)进行了兼并重组。2007年12月,公司首款产品野马F99产品正式进入开发阶段。2011年12月,经股份重组之后,公司更名为野马汽车。

据了解,野马汽车是四川省唯一一家同时具备新能源及传统能源乘用车、客车等完整生产资质的本土整车制造企业,公司现已建成成都传统车生产基地、成都新能源生产基地和绵阳综合生产基地三大基地。

值得关注的是,面对近年来新能源转型的大潮,野马汽车也大力投身新能源整车及核心部件的研发与制造,可以说是国内最早投身新能源造车的企业之一。早在2012年11月,野马汽车代号为SQJ6452BEV的纯电动车型就获得了国家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然而,在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市场厮杀的战场中,野马汽车始终未能崭露头角,一直默默无闻。

根据野马汽车官网提供的信息,该公司现在仅有四款车型在售,分别是T70、T80、斯派卡和T70S。有报道称,2018年11月,野马汽车销量仅为2452辆,1-11月的累计销售也不过只有31882辆,还不及很多品牌单一车型的月度销量。在传统车企加速淘汰之际,野马汽车也陷入销量困境之中。

业内人士表示,鉴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投入巨大,销量每况愈下的的野马汽车在接下去的发展中自然举步维艰。所以此次富临集团挂牌出售自身持有的野马汽车股权或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买家难觅

事实上,关于野马汽车被出售的传闻早在2018年5月就已经出现。彼时,前身为柳州五菱的广西汽车集团与富临集团签署野马汽车战略合作意向书,双方宣布将在野马汽车平台基础上开展战略合资合作。此举被业内解读为野马汽车将被柳州五菱收购棋局的第一步。但随后,广西汽车集团相关负责人出面否认了这一传闻。

虽然此前的传闻方广西汽车集团是传统车企,但从近年来的实际状况看,当下整车厂商股权转让的接盘方几乎都是成立不久的造车新势力。这些新势力企业通常资金充足,但缺少造车资质。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早期起步者之一,野马汽车在技术基础与资质上都较为完备。

但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除了资质,还有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关键因素,那就是价格。不过,近期向车和家转让股权的力帆汽车同样具备完整的造车资质,但价格却仅为6.5亿元,远远低于此次野马汽车12亿元的低价。

同时,政策的调整也使得拥有资质的壳车企在市场中的吸引力受到影响。2018年12月,工信部发文称,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这意味着,工信部首次明确许可汽车产业代工模式。与收购车企获得资质并自建工厂相比,造车新势力可借助时间、资金成本都更低的代工模式合法地实现量产交付。

不过,与几乎只剩下一个造车资质的空壳力帆汽车相比,野马汽车显然具备更多实际价值。根据此次的挂牌公告,野马汽车尚有规模庞大的固定资产,其中包括6.4亿元房屋及建筑物和3.5亿元的机器设备。目前,野马汽车拥有年产15万台整车的产能。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财务数据和资质状况来看,野马汽车的情况还算不错。本次野马汽车的股权挂牌,交易的不仅是壳,还有完整的生产能力。

钟师也指出,仅从价格来看,仅是壳资源应该值不了12亿元的价格,但是如果加上厂房、设备等一系列其他资产,把整个企业卖掉,那么这个价格也并不一定算贵。同时,作为一家位于西部内陆的车企,野马汽车旗下资产对造车新势力而言,价值将相对有限汽车企业的布局需要考虑物流等配套措施,造车新势力一般更偏爱交通便利的江浙一带。

此外,即便最终富临集团为野马汽车找到了合适的接盘者,这宗交易也不一定能够顺利完成。根据挂牌公告,目前富临集团所持标的公司82.50%股份已全部质押给某金融机构,转让方承诺在确定意向受让方后的10个工作日内协调质押权人出函同意转让方对所持股份进行转让。

富临集团想自己卖,所以报价高一些。如果直接质押,质押权人会压低价格,就像当铺收押,价格都开得很低。在贾新光看来,这次股权交易比较麻烦的是还要和质押权人协调,真正被隐瞒的是质押权人,按理质押的资产不能出售,背后的事可能很麻烦。北京商报记者 蓝朝晖 濮振宇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