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小说 > 正文

青春言情小说《神医狂妃》古代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2018-09-17 15:41:36来源:

《神医狂妃》全文免费阅读已上线。主角:凌婧。

在【思维书城】这个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神医狂妃

第6章狂傲,算计反算计1

“神医……小女子是想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我若说不能呢?你算什么东西?你又是对方的什么人?你来道歉?”

“我……”凌嫣然轻咬薄唇,柔弱却坚定的说,“如果骂我几句能让神医放下成见和恩怨,那我愿意心甘情愿受着。神医,您骂吧。”

旁边有人实在看不过去,“神医何苦这般为难一个姑娘家?”

“就是,神医堂堂男人,也太没风度了些!”

轿子里,百里绯月嘴角勾着几分讽意。

果然眼瞎的人太多。

不,应该说这些人某个程度眼瞎是有的,凌嫣然越来越可怕也是真的。

把玩弄人心用得轻车驾熟!

“男人怎么了?我又没兴趣睡她,至于去讨好她?”

这话大庭广众之下实在粗俗又难听。

牵连甚广,骂了太多人。

凌嫣然受了天大委屈似的,脸色红红白白。

她也的确受委屈了。

不说这人不给凌府面子这事。

她就不信对方没在轿子里偷偷往外看她凌嫣然几眼。她还从来没遇到年轻男人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

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和侮辱!

“神医……小女子不知得罪您的姓凌的人,和您具体恩怨就多事。轻而易举说出替对方道歉的话,确实是我不知天高地厚,鲁莽肤浅了……”她咬咬唇,“我是诚心诚意来替家母求医的。我们凌府和您并没有什么仇怨,也请看在小女子一片孝心上,能不能网开一面,给我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三月后,若小女子有幸拿到医牌,还请神医不计较我们也姓凌,能替我母亲看病。”

果然厉害啊!

马车里百里绯月漫不经心吃着盒子里的点心。

凌嫣然不求她破例现在去给她娘治病,只是说三个月后给她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

一如既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目的,旁人都是她的垫脚石。

毕竟,这次的名额已经没了。她凌嫣然肯定不会犯众怒,她这明显是一步步无形中煽动周围人的情绪,把各种责任错处都往她这个神医头上推。

呵。

“名字。”

“啊?”

“你的名字。”

世族大家,闺中小姐的名字怎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这话问得太无礼!简直就是侮辱人!

凌嫣然咬咬唇,水眸盈盈挣扎一番做出艰难取舍的样子。

“小女子……名……嫣然。”好像说得很困难。

众人一听!

原来是凌五小姐凌嫣然,难怪有这般气度!

要说在京都,才女众多,美人如云。凌嫣然这两样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是这凌五小姐,和旁人都不一样!

现在的闺中女子,但凡有点家底,都被惯得不像话。或者过于聪明,就显得狡诈。或过于有才,就显得清高。或过于美貌,就显得过于自傲自信。

只有这凌五小姐,美貌才气家世都有,但是怎么说……可当四个字,纯净无垢!

真正纯净无垢的仙女!

现在,对这个所谓的神医和凌五小姐,就不仅仅是看热闹态度了。许多人心里都有了偏向。

“凌嫣然,凌五小姐。既然你这么大脸,要我看在你的面上。又如此一片感天动地的孝心,我不成全好像不太近人情?既然如此,你来陪我的家丁睡一觉,我就破例治你娘如何?”

“你……”凌嫣然嘴唇几乎咬出血,“神医,你何苦欺人如此……”

马车里的百里绯月的确能看见凌嫣然,看着那张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熟悉又陌生,却刻到骨血里的脸。

欺人如此?

好熟悉的对话啊。

她记得五年前,她娘满脸血泪的问李氏,为何欺辱她们母女如此。

为何?

她们彼此的理由都一样。

她不屑的嗤笑了声,“当然是看你们凌府不顺眼啊。”

凌嫣然双眼泪光盈盈,看碎了多少人的心。

周围男人多,男人这个物种,免不了怜香惜玉。

“老子真是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劳什子神医啊?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人吗?就算有天大仇天大怨,人家姑娘低声下气来求,就不能好好说话?一个劲儿的侮辱别人,最后居然只是看不顺眼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他这次不是来求医的,三个月前他也排过一次队,领了号码牌没好运气。最后跪在浮屠阁门前求,头都磕破了,也没有人开门的!

回到家,重病的母亲早已断气!

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治病救人还拿乔?我们不给银子吗?现在这般侮辱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人家是大家小姐,脾气又好。老子可忍不了。神医?谁知道不是在装神弄鬼?如果不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藏头露尾这半天也不敢出来?有本事出来大家敞开肚皮说!别躲在里面装乌龟!就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神医’,就算一辈子把脑袋缩在龟壳里,也只有暴尸荒野的下场!”

暴尸荒野?

如果不是遇到师父,她早就暴尸荒野,现在只怕骨头渣子也被野狗啃光了!

轿中的百里绯月心底毫无波动,被骂算什么。

这一场戏,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就是欺人了,你们看不惯可以滚啊。”

“你!”那骂人的男人被她嚣张的欠揍语气气得脸红脖子粗,半晌没在骂出来一个字。

旁边凌嫣然微垂的眸子在看到某道熟悉的身影时,眼底深沉一闪即过。

扑通一声。

众目睽睽。

林嫣然朝着轿子,跪了下来!

这一跪,众人心底所有坚硬的东西,都被跪得粉碎!

她抬头,泪盈于睫。

“神医,求求您。”

就在她跪下来那一刻,在突然俱静中,一道温雅的声音心痛又惊怒的响起。

“嫣然!”

听清这个声音的瞬间,饶是百里绯月早就心硬如铁,也不免微微蜷曲了下手指。

那毕竟是十年一起长大,曾经动过真心的情谊!

尽管,事实证明是她瞎了眼。

错把渣渣当成宝!

凌嫣然泫然欲泣的回头,就见不远处几匹高头大马上,几个世家贵公子模样的人正一脸震惊,又好奇意味的打量这边。

最前面马上风华如画的,是她的洵哥哥!

她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上官洵了。

只柔弱的喊了一声,“洵哥哥……”想到什么,她立刻背过身去擦眼泪。好似不愿他看到自己哭了。

当然,是个人都看见了。

上官洵下马过来,“嫣然,先起来!”又想到浮屠阁近来的名声,嫣然应该是来求医的。“不管怎么,都先起来再说。”

凌嫣然摇头,“不,洵哥哥。神医若是不答应三个月后给我们凌府公平的求医机会,我就不起来。跪多久都愿意。”

“你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地上还这么凉。有什么不能起来好好谈?”

凌嫣然声音更低了,“有姓凌的人得罪了神医,神医不替姓凌的治病。”她眼泪终于滚了下来。

这时候,和上官洵一起来的那几位公子哥看见那个写着‘凌姓与狗,不治’的牌子了。

“上官兄,你看!”

上官洵抬眼,也看到了那牌子。

“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个贵公子惊叹了声。

这神医是有多孤陋寡闻,在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上,在大门口写这样的牌子?

不知道大景的第一大将军也姓凌吗?

上官洵看清那字的瞬间,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大概猜到。但是也和凌嫣然看到那些字的第一反应一样,并没觉得这个凌姓是针对将军府的。

垂眸看了一眼眼圈微红的凌嫣然。

心底漫上几分怜惜。

这丫头,还是这样柔软善良的性子。

虽然对方这凌姓肯定不是指的凌府,但完全可以借机治对方的罪,何苦跪下来求。

“嫣然,听话,先起来。这浮屠阁如此无礼。想必也不会是什么真正有医德本事的人。你这样岂不是白遭罪了?”

“可是洵哥哥……只要娘的病能好……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一定要去做……”

旁边一个贵公子也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们这几个人相熟,当然知道凌嫣然是上官洵的未婚妻。

立刻想到了帮她的主意。

“这浮屠阁管事的呢?”对身边小厮道,“进去把浮屠阁管事的人请出来。”

虽然凌嫣然朝马车跪着的,他们都没想到马车是浮屠阁的。

他们都以为那样华丽的马车,肯定是哪位贵人家的女眷。

不过又在心底寻思,什么贵人家的女眷才能用那样华贵的马车。

周围的人倒是知道,不过看到上官洵几人出现后,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可控制,都不敢冒然插嘴了。

就在小厮准备进去找人时,一声轻笑从那华贵的轿子中传来。

“别进去弄脏了我的地方,里面只有一个守阁的药童,没什么管事。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贵公子们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

反应也快,先前那位贵公子再度开口,“是吗,想必轿中这位就是神医了。为了这浮屠阁和你自身的安危,还请神医现身一见。”

看上去礼貌,却,不容拒绝!

呵呵。

百里绯月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手指轻扣车壁。

只见马车上一直像个背景板,如果不是此刻她动了,简直让人忘了那里还坐个车夫的白衣女子起身,掀起马车那华丽的帘子。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马车。

那个人出来时。

先是眼前一亮,然后又有些失望。

眼前一亮的是,此人异域打扮。

颜色鲜艳,样子特别,十分好看。

尤其是双手手腕上戴着的那两只类似乎护腕的银色手镯。

花纹古拙,其上雕着往生花、蝴蝶、狰狞的猛兽,颇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异族的古物。

冰冷的银,苍白的手,毫无生气,却有几分杀气与邪气。

说不出的华丽精致,神秘诡谲。

一看那就不是凡品!

失望的是……

出来的人那张脸……

和他的打扮,以及那双银色手镯一比,甚至和他的马车比,都没有半点看头。

那是一张平凡得没有任何特色的脸,一点易容痕迹都没有,显然是真的!

长得不好看也没罪,可他打扮成那样,又奢华如此。相形之下就显得这个人特别的让人……瞧不起。

就像偷了龙袍穿的乞丐!

简直是……玷污!

早就伸长脖子好奇许久的,不少围观群众的心声:这就是神医啊……完全不像个神秘的神医……那长相倒是不丑,就是普通。但是怎么说……失望。非常失望。

虽然,治病也不是看脸。

难怪这神医之前替人治病一直要易容呢……

这人的脸配不上他拥有的一切。

那几个贵公子只是一眼,就完全没兴趣了。

只有面朝轿子跪着的凌嫣然,悄无声息仔仔细细打量了出来的百里绯月几个来回。

同样……失望。

自己居然在跪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

简直呕得慌!

太不甘心了!

“神医……”

百里绯月垂眸看了她一眼,嗤笑了声,什么都没说。

目光落到先前说话的贵公子身上,“你找我?”

贵公子陈岚似笑非笑,遥手一指,“那牌子上的字可是你写的?”

“是有如何?”

“如何?你不知道我朝大将军也姓凌?你却公然在此写下辱骂朝廷重臣的话,这是蔑视朝廷命官,在往深处说点,这是蔑视皇威。直接查封抓了去砍头都不为过?”

对眼前这样一个男人,陈岚等贵公子那是完全不客气的。

根本没把这神医放在眼里!

被众人鄙视了长相的百里绯月唇畔勾着三分笑意,“那牌子上的字其实我写错了。”

哟!不仅是个丑人多作怪装神弄鬼的,还是个立马就怂的怂蛋!

这哪里是什么神医嘛!

贵公子们完全看清了她这个人,话都不想多和她说几句。皮笑肉不笑,“呵呵,现在才说写错了,也来不及了。识相的,赶紧把凌小姐扶起来,磕头认个错。凌小姐心善,只要她不追究,你还可以免了这牢狱之灾!”

她拍了拍胸脯,“嗨呀,我好怕呀!”

对方脸色一冷,“什么意思?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意思?”百里绯月慢悠悠道,“那牌子上,我确实写错了。应该是:‘凌姓与狗屎,不治!’,而不是‘与狗’。”

笑了笑,“这位公子你知道的,狗是个忠诚的,只要对它一点好,那是一辈子不会背叛主人。我侮辱了狗,我有罪。公子若因此告我,让我去吃官司,我无话可说。”

一眼扫过被雷劈了般,脸上形形色色的众人。

她还补充,“我乐意救狗的。”

未完待续......

关注【 思维书城 】 siweishucheng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神医狂妃》,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