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小说 > 正文

完结爱情小说【虐爱】@虐爱(李云龙)免费推荐小说TXT免费在线阅读

2018-09-17 16:40:40来源:

《虐爱》全文免费阅读已上线。主角:李云龙。

在【大木书城】这个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虐爱

第7章: 意外事件

情趣店的大姐对我非常热情,热情的有点让我不知所措,她甚至在推销延时喷剂无果后,转而给我介绍起飞机杯来,用她的话说,男人不能坚持十分钟以上都算早泄,这个东西就可以很好的锻炼你的忍受力,让你的敏感部位能经得起实战摩擦的考验。

她一边说一边晃着两座山峦,身子扭来扭去,偶尔还伸出舌头舔舔嘴唇,摆明了一副老牛看见嫩草想叼一口的心思。

我哪有心思跟这媚俗的老熟女瞎扯,所以她这一番露骨介绍算是全白费了。

胡乱应付两句,我就慌不择路的夺门而逃。

回家的路上,脑子里不断闪现的是宁静姝的天姿国色,以及她手持最大号粉色电动棒向下探去的情形。

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一个尴尬的事实,我竟然只是通过联想就特么硬了,我的运动裤还算宽松,但也被支起挺高一个帐篷,我只好假装系鞋带,蹲在地上把两只鞋的鞋带都折腾了十来遍,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到家之后,只有大姨一个人在家,姨夫还在他家开的汽配城里忙活。

“云龙啊,你放学啦,大姨给你做饭去。”

大姨两口子没有儿子,所以对我格外的亲。

我回了句,还不饿呢,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拿出书本,我打算温习一下今天的数学,以此来冲淡自己的胡思乱想,可是我的底子太差了,今天又被云中书他们打,老师讲的东西根本记不住,我被一道几何题卡住,咬着铅笔,冥思苦想的解不出来。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一句网络名言,内事不决问百度啊,上网查查就知道了嘎。

由于我刚来这个家,我的房间还没有装上网线,想要上网,我只能去表姐的房间用她的台式机。

大姨正在厨房炒菜,我就悄悄溜到表姐的房间用电脑。

她的房间不大,收拾的干净温馨,洁白的墙上贴着韩国欧巴都敏俊,电脑桌上摆了三四只布袋熊玩偶,我表姐凌诗敏大概也知道了我来她们家的缘由,对我一直很冷淡,甚至有点厌烦,从没让我进过她的房间,这次我偷偷进来,心里就有点紧张,想着赶紧开机查资料,弄到问题答案我就回去。

电脑开机速度很快,百度确实强大,别说这么一道高中数学题,就算硕士级的也能轻松查到。

我用手里的铅笔记下了解题思路,就想关了电脑闪人。

无意中我点开了电脑硬盘,碰巧就看到了一个名为“我的自拍”的文件夹,鬼使神差之下我顺手点开,一大堆的照片瞬间晃的我眼前直冒金星。

这些照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摆出各种诱惑姿势,这个女孩身材极其火爆热辣,两只呈半球型的豪华高耸坚挺俏丽,一双长腿嫩白的好像我们老家种的那种粘苞米,还是将要成熟没有成熟的时候,用指甲一掐就能喷出浆来。

其实网络时代什么都能看到,比这更露骨和激烈的日本片俺也欣赏过,但这个女孩不一样。

这些照片都是同一个人,那就是我那些长辈眼里的乖乖女,天才学霸,我的表姐凌诗敏!

我喘着气,眼睛都红了,被这些突然发现的照片刺激的心神不宁。

我告诉自己应该马上关好电脑,装作从来没见过,也不要提起,这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理智始终战胜不了心里的私欲,那是一种窥探她人隐私的罪恶感,是一种说不明白的好奇与惊喜,反正我就是没关电脑,如饥似渴的把所有照片都看了个边,然后还觉得不过瘾,我掏出手机,插上数据线,把所有照片都拷贝了一遍弄到手机里存了一份。

做完这些我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黏兮兮的沾着衣服很难受。

我关了电脑把纸笔送回自己的房间,就拿了一条短裤去洗澡。

之前提到过,大姨家的经济条件非常好,两口子经营一家汽车配件商城,光是收业户上交的管理租费每年就有几百万,所以他们家的房子很大,四室二厅两卫一厨,平时夫妻俩用一个卫生间,表姐凌诗敏有单独的卫生间,我来了之后大姨就宣布,让我跟表姐共用一个卫生间,表姐非常不乐意,但是她在父母面前从来都是乖乖女,当面没有说啥,只是用嫌恶的眼神偷偷瞪我。

关上门我就脱光了,打开花洒任热水喷淋自己,今天遇到太多事了,还全都是颠覆我心里承受能力的事,我要借着洗澡冷静冷静。

“可是,宁静姝拿着电动棒在干什么?

她会不会就这这个时间,把自己关在屋里,然后做那种事啊?

表姐的胸好大好挺,我真想摸一把,她两条长腿都拍的那么清晰,染着豆蔻红的指甲整个都……”

我闭上眼睛想冷静,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却怎么也无法从脑子里清除。

我发现自己就是个贱货,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和思维,我有些崩溃的睁开眼睛。

“这,这是表姐的内衣吗?”

宽敞的卫生间足足有十多个平方,在最里边立着晾衣架,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上边挂着几件女士内衣。

一水的粉红色,不管是小内内,还是纯棉文胸,全都是暧昧的粉红。

不知不觉我就走了过去,拿起一条粉红色印有嘻泼猴的小内内仔细观察,这绝对不是全新的,这是表姐穿过又洗了挂在这里的,我迅速在脑海里得出了这样的煞笔答案。

我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一根弯曲的毛发。

可是我失望了,内裤洗的非常干净,真的是连一根毛都没剩下。

我拿起它,凑在鼻子底下,深深的吸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好像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脑子里又想起刚刚在电脑上看到的那些照片,表姐那张俏脸上露出的既痛苦又期待的表情。

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的本钱非常雄厚,这在我刚刚发育的时候,我就清楚,那时候在农村,都是光腚子跳进大河里洗澡,一些同年龄的小伙伴们,没有一个不惊叹我的家伙,甚至给我起个了混号叫大屌哥。

我想也没想,就把表姐穿过的小内内盖了上去,可是衣服太小了,那里只盖住了一半。

我把水龙头关了,对着卫生间的墙壁就动了起来,脑子里放映着表姐的那些照片,撸的不亦乐乎。

就在我魂飞天外,尾椎骨发麻的时候,出了一场意外。

我忘了锁门,农村孩子洗澡都是野浴,刚进城,我暂时记不住洗澡要关门的事,就在我青筋暴突,面色狰狞的档口,卫生间的门被哗的拽开。

表姐背着书包,俏脸微红挂着一点汗渍就冲了进来,她是尿急憋的,甚至在冲进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我,还往前迈了一步。

我正在紧要关头,被她开门的声响惊了一下,转过身子看去,手却还在下意识的动着。

表姐一手拉着门,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她看我光着身体,用她的内裤盖住那什么,不停的前后动着,她惊呆了,双眼瞪的快有鸡蛋那么大。

“你……你,你。”

她指着我手里的内裤,说不出话。

我脑子轰的一下,这下废了,被人当场抓到。

可是下面已经到了临界点,收也收不住。

我一边心胆俱裂的用哀求的眼光看着凌诗敏,一边喷薄而出。

嗤嗤嗤……

可能是今天连遭刺激,我分泌的多了,浑白色的液体窜的又快又远。

“你混蛋,你拿我的……”

噗……

表姐怒吼着长大了嘴,我喷出的东西弄了她一脸,有一股的角度非常叼,直接飞进她的嘴里。

第008章 农村人的血性

我不知道从那来的勇气,下边还在喷着呢,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将凌诗敏手里的门夺过关上,一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凌诗敏猛烈挣扎,她被我弄进嘴里的东西恶心的干呕。

大姨在厨房听到她女儿的惊叫,系着围裙拿着锅铲就过来了,敲敲门,问了一句:“小敏你咋啦,喊什么啊?”

我把中指竖在凌诗敏的嘴唇前,示意她不要声张,然后用很小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表姐立刻就不挣扎了,但是却吃惊的瞪了眼睛。

我冲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她稍一犹豫就回了一声:“啊,妈我没事,滑了下差点摔倒。”

大姨嘀咕一句这孩子老是毛手毛脚,就回厨房去了。

凌诗敏推了我一下,我光着身子那东西还都没有软。

她这一推,我站不稳,就向后趔趄了一下,直到赶紧扶住墙才没摔倒。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身下的某个东西,挺立在空中接连颤动。

我注意到凌诗敏脸庞腾的一下就红了,眼神闪躲着的瞄着我下边不肯挪开。

卫生间里的氤氲水汽还没散开,狭小空间中弥漫着一种男性喷射物的腥味。

凌诗敏娇喘吁吁,丰腴壮丽的两座高耸一起一伏,她脸颊绯红的盯着我那里。

这场景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更别说我这处于饥渴期的青春骚男了。

于是在卸载了n多货物之后,本来溃不成军蔫吧吧软塌塌的小云龙,再次昂首挺胸站直了腰板。

凌诗敏看着我某个地方又大了一圈,眼里的震惊都掩饰不住,一丝忌惮的神情稍纵即逝但却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

其实我当时真的已经精虫上脑,如果她不是我表姐,如果家里没有第三个人,鬼知道我会做什么禽兽之事。

“你出去,我要小便,咱俩的事一会再说。”

反应过来的表姐装起了羞涩,竟然用手捂住眼睛小声的跟我说。

我一边套内裤,一边在心里嘀咕,刚刚是哪个盯着老子看个不停,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

虽然心里不爽她的做作,但我还是很庆幸这个场面没被大姨撞破,如果真闹的家长都知道了,我也没脸在这里住下去了。

我回到房间平静了半天,直到吃过晚饭都很久,凌诗敏也没找过我。

我心痒难耐,就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你的照片应该设置个保密文件夹,这样太不安全了。”

不一会手机响了,一条短信进来:“谁允许你碰我电脑的,你还用我的内裤做那种事,难怪你这么小就会跟小媳妇那样,你真是个渣男。”

凌诗敏的语气非常愤怒,这种外表乖巧,学习又好的女生,被人发现了这种隐私估计心情都不会好受吧。

但是我心里并不理解,你特么也是个骚,货,有什么资格说哥不纯洁啊,我飞快的编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你的照片我有备份的,我做那事你有证据吗,以后别装跟我圣母玛利亚,否则惹怒了我,后果你自己想去。”

说完我就把手机一扔,躺在床上睡去。

第二天我在上学的路上翻开手机,才发现表姐又给我回了很多条短信,最后一条竟然是在12点左右发出的,我心里冷笑,看来她是真的着急了。

短信内容从开始的咒骂我,到后来的软语相求,最后一条竟然是谈判内容。

她说:“李云龙,你的丑事我给你保密,甚至以后我还可以借你内裤用,让你干那种事,但是我的照片你必须还我,你要保证不再留备份,否则我一定想办法搞的你在城里呆不下去,如果你同意就给我回短信,别特么装死。”

我坐在公交车上,想了一下就给她回了条短信:“内裤必须是穿过没洗的,还有啊,别用威胁我的语气说话,老子最烦别人威胁我。”

不一会她就回了,就两个字:“可以。”

我嘿嘿一笑。

第一节课我上的心不在焉,闻着身边宁静姝的沁人幽香,我根本学不下去,眼角的余光偷看她,只见她神情专注的看着黑板,时候黛眉微锁的思考题目,咋的也不能跟那跟超级粉色大jb联系到一起去。

我就像是兜里揣了新奇玩具,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的小朋友,抓心挠肝的想要拿出来显摆显摆。

宁静姝发现我老是探头探脑的偷看她,就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冷哼一声:“好好听讲,别搞小动作。”

这声音清脆婉转,听着就舒服,我犯贱的想着,女神就是女神,呵斥人都好听。

下课,老师离开后,我就鼓足勇气喊住了刚要离开的宁静姝:“那个,昨天谢谢你啊。”

宁静姝一愣:“谢我什么?”

我低着头说:“谢谢你帮我说话,让我少挨了打。”

宁静姝哦了一声,转身跟一个女生出教室了。

我还在座位里等她回话呢,抬头看的时候,她已经没影了。

“你麻痹的臭土鳖,昨天告诉你啥了?”

那云中书早就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跟宁静姝说话,此刻见宁静姝走了,上来就扇了我脑袋一下。

这下其实倒没有多重,但是这个羞辱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我从小到大都不是个懦弱的孩子,只是在发生了蒋晓云那事之后,我变得胆小软弱了。

我攥紧了拳头站起来,云中书比我要高一些,他俯视着我。

“你想还手?来啊,打我啊,你个废物山炮。”

云中书立刻推了我一把,嘴里骂骂咧咧。

没离开的学生马上围观起来,基本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我面红耳赤,感觉一腔子热血都涌到了头顶。

“你到底行不行啊,就你这傻逼,样还要泡宁静姝,你知不知道哥都追好久了?”

云中书越说越不爽,大概是嫉妒我被分到了宁静姝的同桌。

“你特么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云中书又踹了我一脚,蹬在我的大腿上,我连退三步,终于没站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周围哄堂大笑,男生似乎都在嫉恨我坐了宁静姝身边。

“李云龙,你就是赶着驴车进城卖菜的土鳖货,别特么给脸不要脸,再让我看见你没话找话跟宁静姝搭茬,我打断你肋巴骨。”

云中书一脸骄傲,简直不可一世,俯下上半身,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

听到他这一句,我打断你的肋巴骨,我心里立刻就想起那天被二愣子差点打死的过去。

我要睡人媳妇,被抓住了挨打活该,你特么凭什么欺负我,我眯着双眼,后槽牙咬的嘎吱响。

“你个废物,不服就起来打我啊,农村人干啥都特么不行,你妈你爸也这么窝囊吧?”

“卧槽尼玛。”

骂我打我可以忍,辱我父母我跟你拼命!

云中书正低头用手指戳我脑袋,我坐在地上直接就伸手抓住了他的头发,用力一扯,他疼的不敢反抗,立刻就被我拽了个前趴子。

云中书以狗抢屎的姿势倒地,白皙小脸整个撞在地面上,也不知道是鼻子还是嘴唇,反正是流了血。

他要挣扎着起来,我哪肯给他机会。

翻身就骑在云中书的后背上,捏紧了拳头抡圆了胳膊。

砰!砰!砰!

照着他的耳后和脑袋就是三拳。

长久以来的压抑和憋屈,让我的愤怒如怒涨的潮水,我越打越疯狂,如果这时候谁塞给我一把刀,我发誓我绝对会一刀砍向云中书的脖子。

就在云中书忍不住痛叫,我打算拽他头发向地上磕的时候。

我被人袭击了,一张椅子从后边砸在我的脑袋上。

当时脑子轰的一声,眼前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关注【大木书城】 siweishucheng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虐爱》,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