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网秦衰落谁之过?

2018-09-14 11:46:00来源:

timg

9月13日,网秦(现凌动智行)创始人林宇向记者透露,网秦5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提及的5.12亿元现金分类错误,实际是网秦董事长,董事兼COO史文勇私自挪用公司现金进行质押贷款。凌动智行品牌公关总监王宏明则表示,之前的声明中未对这部分进行解释,是因为没问题。9月10至今,于2011年赴美上市的国内移动互联网第一股网秦,因董事会调整和绑架案风波身陷内讧,且仍在发酵未有定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网秦的股价已经从2013年最高的25美元降至目前的0.76美元,网秦的业务方向也多次调整,从移动安全企业转型为智能汽车企业。

神秘的公告

网秦内讧继续发酵。

虽然针对之前的董事会调整和绑架案,网秦和史文勇都发布公告予以否认。不过林宇向记者强调,9月10日公布的董事会调整是对网秦5月16日公告的处罚: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元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史文勇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正因为此,林宇免除了包括史文勇在内的三位董事的职务。

为此,林宇向记者提供了一份CISION PR Newswire(美通社)于2018年5月16日发在雅虎上的文章,以及一篇在网秦官网上的公告。

两份公告对5.12亿元现金确有提及,公告指出:凌动智行在2017年20-F(注册地不在美国的外国公司年报)的最后准备过程中,公司管理层发现有关定期存款5.12亿元分类的错误。林宇则认为,现金分类错误只是一种漂亮的说法,让非财务专业的人容易误解的说明,实际上就是现金被质押、被挪用。

记者发现,在网秦9月11日公布的关于特别委员会独立调查的报告暨宣布董事会变更声明中,并未出现5月16日公告中提到的5.12亿元现金分类错误的解释,对此,王宏明向记者解释因为没有问题,并建议媒体可以找找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上有没有5月16日这样一份公告。

林宇回应:只有需要SEC审批的正式文件才要发到SEC上,SEC对此有明确规定。上市公司的公告太多了,不需要全发到SEC的网站。

不同于5月16日公告,网秦与飞流的交易信息则相对公开。根据公开信息,2012年11月,网秦收购了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流)33%股份,发展手游。2016年网秦拟出售飞流。

对此,林宇透露,我在2016年10月发现,2016年1月15日史文勇伪造了有我签名的一系列文件,转走了我在飞流78%的股权,按当时飞流50亿元的价值计算,转走的股权价值39亿元。林宇认为,史文勇是将飞流先低价卖给自己再高价出售,这是典型的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利用自己的职务为个人谋私利,置公司股东和股民于不顾。

按照林宇提到的5.12亿元是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计算,史文勇购买飞流股份估值作价是46.545亿元。不过在2017年12月,网秦完成对飞流和秀色秀场的分拆,收到合计约33.2亿元对价款。

对于林宇上述言论,史文勇直指前者撒谎,他向媒体表示,飞流是网秦全资收购的,是2012年的事,他占78%,我占22%,2015年林宇把这78%的股份转回给网秦天下,不是我,不存在我夺走他78%股份的说法,这部分股份本来就是林宇替网秦上市公司带持的。

林宇则反问,我是飞流的实际控制人,占股78%飞流,只是质押给网秦,我也是网秦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打个比方,我的房子质押给了我控股的公司,史文勇能未经我同意,把我名下的房子直接过户给其他人,这不是违法?

董事会震荡

除了史文勇的声明,网秦还在9月11日发布了关于特别委员会独立调查的报告暨宣布董事会变更声明。

声明称,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2014年辞去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并直言没有足够证据支持以下指控:公司故意试图隐瞒人民币4.4亿元银行存款的限制性性质;公司回购史文勇持有的5.66%的飞流股份不适当或公司管理层对上述存款构成限制性现金的披露缺乏诚信。

相关交易的两派声音不止这些,由此引发的人事调整内幕也不断被曝光。

在林宇的版本中,自己2014年12月有段时间不在公司,史文勇代替我辞职,在2015年我回归后,史文勇提出愿意把公司移交给我,但是一直没有移交,到2016年5月我正式向董事会提出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于是史文勇在2016年8月签了董事长辞职书,准备在2016年底移交,但是他签完就反悔了,然后不久就发生了绑架案。如果我不被绑架,2016年底我就回公司了。

林宇还自曝史文勇涉嫌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我13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近期史文勇试图裁掉大部分员工,继续掩盖真相,挪走现金。同时公布了一张2018年8月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立案告知书。

两个小时后,史文勇发布声明,称自己与林宇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对于潜逃海外,史文勇的解释是,目前自己现在香港谈投资。

在对媒体的采访中,史文勇表示 我们公司共有11个董事,他只通知了5个董事,到场的可能只有2个,他自己就把董事会给开了,公司是不知情的。林宇则向记者透露,上周日(9月9日)的董事会共有6名董事到场,现在公司共有8名董事不是11名董事,因为China AI交易引进的两个董事是非法的。

据了解,网秦与China AI为网秦近期的一笔交易。2018年7月,网秦以1.425美金定向增发B类普通股给China AI,获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但不难估算出,这个发行价远远低于账面上的现金等价物,相当于贱卖。

网秦前途未卜

从高中同学到创业伙伴,林宇和史文勇从信任到破裂。谈及到关系恶化的原因,史文勇直言,前央视记者芮成钢事件只是林宇辞职的一部分原因,还有比这个对他来讲更糟糕的事情。如果当时不是我们帮助他,他就已经身败名裂了。

史文勇和林宇继续隔空对话,资本市场也作出了自己的判断。美国东部时间9月11日至9月12日收盘,网秦股价从开盘的0.85美元跌至0.76美元,跌幅10.6%。当前股价仅为网秦在2013年达到的25.9美元股价最高值的2.9%。网秦2018年季度财报也迟迟未发布,史文勇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和责任在于林宇。

不过,记者发现,网秦推迟发布财报已有先例。2014年5月,网秦宣布延迟提交2013年年报,当时网秦遭浑水做空,股价跌至7.62美元,创下10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后,网秦股价一路下滑。

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网秦是中国最早一批在美国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上市也是网秦的巅峰。近年来,网秦在资本市场的动作远多于在业务层面,在收购出售的循环中刷存在感,交易案包括飞流九天、国信灵通等。

网秦的辉煌跟当时的SP(服务提供商)的火爆是密不可分的,那时候的SP其实是利用了用户的信息差,后来网秦转型相当于完全转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张毅进一步说,网秦的分拆,包括后来的股权争议和衰落其实都跟转型失败有关。

2018年网秦更名凌动智行,转型智能汽车领域。不过张毅向记者直言,网秦现在转型的风险还是很大,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现在网秦不拥有资金优势,团队和创新性的优势也不具备。

局外人很难从各个版本中厘出真实的细节,不过林宇和凌动智行公关部对公司人员规模的描述却引人深思。在林宇的印象中,自己当时离开(2014年12月)时,公司有大概2000-3000人。不过2014年入职的王宏明告诉记者,那会没有这么多员工,只有不到1000人。凌动智行公关刘女士则称,现在公司大概有300人左右。 记者 魏蔚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