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海陆空大罢工 比利时患上“法国病”

2019-02-18 10:31:00来源:

黄背心的余波仍在法国震荡,隔壁的比利时又为罢工而头疼。在三大工会的带头之下,比利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海陆空大规模罢工,起因是涨工资谈判的破裂。作为典型的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劳工运动在比利时数见不鲜,工会和资方的利益博弈,只能以民众的基本生活便利为代价。这场病,比利时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

图片来源:新华社

交通瘫痪

想要去布鲁塞尔欣赏原子球塔的游客们可能要另做打算了。24小时的罢工,时间并不算长,却让比利时的交通几乎全线瘫痪。当地时间12日晚,比利时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海陆空大规模罢工,从当地时间12日晚上22点开始,直至13日晚间22点,罢工预计将持续一整天。

公共交通成了一盘散沙。据法新社报道,比利时航空服务提供商Skeyes12日表示,当地时间周二(12日)晚上10点起,比利时7500米以下的空域将关闭24小时,所有航班将被取消。Skeyes负责管理比利时和卢森堡一部分海拔7500米内的航班。更上面的空域则由其与荷兰的欧洲管控中心共同管理。

管理层要负责保证空中交通的安全。鉴于一些关键岗位的职员是否会罢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为保证安全,我们只能禁飞所有航班,对于取消航班的原因,skeyes发言人表示,Skeyes之所以做出这项决定是因为,无法得知会有多少负责空中交通管制的员工会参加罢工,也意味着不清楚是否会有关键职位的员工不在岗。

与此同时,铁路与港口也几近停滞。在比利时最大港口安特卫普,罢工运动预计将会带来数百万欧元的损失,比利时第三大港根特港也因罢工几近瘫痪。比利时国家铁路公司将提供最低服务,这意味着两辆火车中就有一辆停运。布鲁塞尔公交车公司则表示,13日交通营部门将举行全天罢工。

这场由比利时三大工会联合发起的罢工还蔓延到了其他行业。13日当天,该国大部分大型超市关门歇业,医院只提供基本服务。原计划13日在布鲁塞尔举办的首届欧洲图书大会也担心受罢工影响而被迫推迟到明年。

工资奶酪

导火索是所有人最在意的工资。比利时实行的是工资指数化制,即由劳资双方按照价格指数的变动,共同商定未来一年或两年工资上涨的指数。1月22日,对于2019-2020年的工资增幅,资方和各执一词,前者仅同意在未来两年内将基本工资上涨0.8%,而后者不肯让步,仍坚持至少1.4%的涨幅,双方因此不欢而散。

或许工会有抗议的理由。据比利时《回声报》去年12月15日报道,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比利时的劳动力成本同比增长率排名倒数第一:其中企业工资成本增长1.4%,低于欧元区2.5%和欧盟2.7%的工资成本增幅。工资成本指的是雇主支付的费用,包括社会保障缴款。如果只计算工资收入,即直接报酬、奖金和其他实物福利等,荷兰增幅1.4%,排倒数第一;比利时1.7%,仍排名靠后;德国为2.7%。

不过,虽然工资成本增幅排在末位,但比利时的工资成本位居前列。数据显示,2017年,比利时每小时平均工资成本为39.6欧元,而欧元区仅为30.3欧元。比利时的平均时薪也高于邻国,德国为34.1欧元/小时,法国为36欧元/小时。

工会可能并不这么看。在此次罢工中,工会谴责雇主在计算劳动力成本时,没有考虑到自2016年以来减少缴纳的大约35亿欧元的社会保障费用。比利时全国雇员工会联合会研究部经济学家哈桑曾表示指出,扣除通货膨胀因素,1996年以来比利时工人的实际收入仅增加了8.2%,而过去3年间他们的实际收入甚至减少了3.1%。

对于工人罢工的情况,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其实容易弄混,认为因为有高福利,所以工人罢工是不努力工作,但其实工人在要求某方面的福利待遇时,其实是三方在进行谈判,包括劳工、资方和政府,劳工本人要出钱,雇主要出钱,政府也要出钱。谈判破裂的原因是是资本家不愿意多出钱,缺的那部分就需要政府来出,用财政兜起来,政府可能出不起,就通过纳税来弥补,实际上,就是资本家把应该承担的那部分转嫁给全体民众。

久病成疾

罢工对于比利时工人而言,似乎已成家常便饭。在2014年底,刚经历政府换届的比利时曾迎来了声势浩大的罢工季,彼时,约10万人参加了布鲁塞尔的示威游行,抗议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最近,比利时民众也延续着不满意就抗议的传统。去年12月,在工会组织的罢工中,比利时工人曾纵火抗议工作条件太差,以及联邦政府的养老金改革。

外界试图挖掘这次罢工背后的政治根源。据比利时《晚报》分析,此次大罢工与今年5月即将举行的联邦、地区、欧洲议会三合一选举不无关系。在比利时媒体看来,越来越多的公民试图将自己政治化,通过一些放大化甚至极端化的社会运动,来谴责政治阶层与其关注的焦点脱节,及政府在社会紧急情况和气候问题等方面的冷漠态度。

对此,扈大威分析称,劳工运动需要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需要看劳工的主张有没有合理性。在西方国家,社会民主的传统比较强,历史上工人运动就比较发达,工人是享有集体协商、集体谈判的法律地位,工会罢工主要是通过跟资方谈判来改进待遇。有时候可能确实是资方甩包袱,比如拿经济全球化来说事,以到发展中国家去投资设厂来作为要挟降低劳工待遇;但有时候工会也有问题,容易形成工团主义,如罢工会以普通民众的生活便利为代价,可能形成一种狭隘的部门利益。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形势趋缓的大背景之下,比利时的经济情况并不乐观。据比利时国家银行初步统计,比利时2018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了0.3%,与第一季度持平,与此对应的是,同期欧盟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增长了0.3%,侧面证实了此前关于经济增长放缓的预测。若按这一增速计算,比利时2018年经济增长仅约为1.3%。而在今年年初,这一数据约为1.9%。

比利时劳动党副主席兼研究部主任戴维·派斯提欧去年采访时曾表示,欧洲资本主义仍处于危机中,当前经济形势虽略有好转,但真正解决之策并未找到。一方面,削减工资的政策导致购买力下降。过去10年间,西方国家三分之二人口的收入下降或没有增长。另一方面,经济增长的第二个引擎投资同样裹足不前。

记者陶凤 汤艺甜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