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阿里之后,“安卓终结者”来了!

2019-05-29 11:05:55来源:

红旗Linux:败于眼光太短

1949年,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写下这样一句话: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而1992年的海湾战争和1999年北约入侵科索沃,在几十年后证明了战争即和平的精辟,这两次和平时代的战争所用的手段如出一辙:因为对手用的是西方的操作系统,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可以轻而易举地用信息战瘫痪对方通讯系统!

如果有一天美国也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们,我们该怎么极限生存?

为此,中科研究所软件研究所副所长孙玉芳、和柳传志有严重分歧的中科院院士倪光南等人成为第一批研发国产操作系统的人。

1999年8月,中研所发布了红旗Linux 1.0版,主要用于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要政府部门。

2000年6月,中科红旗公司成立,这批120多人的先遣队,是中国科技史上真正的英雄。

成立一年后,红旗Linux击败微软在北京市政府采购中中标,因为微软在中标竞争中意外出局,时任微软中国总裁高群耀被迫辞职。

此后,中科红旗还在联想、戴尔、惠普等公司都预装了红旗Linux系统。

但是一方面,研究操作系统需要很大的投入,比如说为了研发红旗Linux,前后共投入了100亿美元。这么大的投入,单靠中科院之力难以为继,必须引进更多资方和合作者。

另一方面,操作系统要生存下去,必须建立自己的生态。

2002年,为了建立红旗操作系统的生态,红旗与国产办公软件永中合作,准备将红旗Linux和永中Office联合销售。

但是,基于Linux的永中office、金山WPS等国产软件在微软的文档读写和存储时,存在兼容性问题。

更要命的是,穷尽了当时所有国内科学家的智慧,这个兼容性问题一直无法得到解决这也揭示了一个基本事实:如果没有国家政策倾斜,国内操作系统根本无法撼动国外操作系统。

2005年,中科红旗董事长孙玉芳去世,中科红旗在公司管理、资金支持等方面的问题开始全面暴露。

2011年,永中科技宣告破产,2年后,中科红旗因为资金断裂解散团队。

红旗Linux冲击国外操作系统的失利似乎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联想不做系统的正确。

但是,红旗Linux 为什么会失败?

一是我们国内企业的创造力太差,特别是在核心技术在和谷歌、微软差距太大;

二是在中国自主口号下,国产操作系统被当成政治性的计划经济产物,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产品的市场性。

干经纪人公司的杨天真说过:我们这个职业不是一城一池,是一生一世。

在国产操作系统的决策上,我们真的连杨天真的眼光都不如!

红旗Linux失利的同时,早就盯着中国市场的微软系统大举以入。

2007年,微软系统在国家投票中以51票支持、18票反对获胜,从此开始了垄断中国市场之路。

移动联通手机OS:死于格局太小

移动互联网时代来到后,在PC上折戟沉沙的国产操作系统也迎来了扩展良机。

当时的形势是:iOS、Android、微软、塞班还在一片乱战,今天市场上iOS、Android两分天下的格式尚未形成。

历史的确给了中国运营商高光出镜的机会,只可惜他们只顾着贪恋眼光三米的风景,而失去了重整国内手机操作系统江湖的愿景。

2008年,中国移动推出于Linux内核、采用Android源代码重新开发的国产手机操作系统OMS。

作为拥有上亿用户的运营商,中国移动的OMS刚推出时,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

一方面,中国移动在手机话语权方面处于垄断地位,另一方面,OMS刚上线时,安卓在国内仅有5%的市场,而且,安卓当时的使用体验非常差。

但是郭德纲说过:不是我多优秀,完全是同行的衬托。

早期安卓的体验差,中国移动的OMS体系的体验好不到哪里去。

比如说,违背互联网的本质是免费的规律,在手机里捆绑了一大堆移动自家出品的飞信、快讯、139邮箱、移动梦网等等着用户掏钱的项目,也让很多用户敬而远之。

中国移动推出OMS系统两年后,中国联通也发布了号称国内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但是走的还是中国移动两年前的老路:通过系统及终端推销自家的业务,而非从市场份额格局的高度和安卓等国外系统对抗。

在此过程中,安卓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从不足5%飞速上升到50%!

随着安卓系统的成熟和IOS在智能手机时代的异军突起,移动联通手机OS早就被人遗忘。

阿里YunOS:理想输给了市场

在自主手机操作系统方面,阿里云的王坚是有野心和理想的。

2010年6月,在王坚的坚持下,阿里云收购了做Java虚拟机的猛犸科技,为研制自己的操作系统:阿里YunOS作准备。

按王坚的设想,阿里YunOS不仅要开发独立操作系统,还要兼容Android。

但这在当时几乎是无法做到的,抛开几百亿美元的投入不说,光是从技术角度而言,在异质系统外兼容Android,这比从头开发一个Android的难度要大得多。

所以2011年阿里云OS出来后,马上引起了谷歌的震怒,在谷歌的威胁下,宏碁最终结束和阿里巴巴的手机合作。

谷歌之怒一方面可以看作给阿里云加冕,另一方面,也流露出谷歌对第三方势力进入手机操作系统的担忧。

阿里YunOS系统面世后,先后和天语、海尔等国产手机合作,特别是在和魅族合作后,给魅族带来简单舒适、不拖泥带水的手机系统。

2014年至2015年,随着和魅族合作的深入,YunOS一度占据国内手机操作系统份额的7%,王坚认为到2016年年底时,YunOS手机将超过苹果IOS,占领20%到25%的市场份额。

但是最终,随着国内手机市场格局的变化,阿里云OS逐渐淡出,到现在它已经不是作为手机操作系统而存在了。

不要憎恨你的敌人,

否则你将做出错误的判断

最想做手机操作系统的是国内的手机厂商们。

但目前小米的MIUI、华为的EMUI、一加的氢OS等,严格来讲都是基于安卓系统的自我开发。

就像有人挖了一口水井,装好了自来水管后,井水供给自家的同时,也让邻居过来打水。可是有一天人家说邻居长得很不安全,不让邻居用水了,给钱都不让用!

不仅水井(安卓系统)不给你用,打水用的水桶、吊绳(谷歌的软件服务),也不给你用了,渴死你!

这时候,邻居只能自己挖井了。

毕竟地下水不止一处有,很多地方都有!

所以,对于外国在技术在的封锁,我们跟本不用担心,因为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大到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忽略。

比如说,华为手机目前每年销售2亿部,如果这2亿部手机有一天真的全部用上华为自己研发的操作系统,到时候最慌会是谁?

所以我们看到,这几天,华为在操作系统上的B计划曝光后,目前微软已站出来反对美国打压中国企业,据说谷歌的立场也在软化!

这也再次说明: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最后,2G时代成就了诺基亚和赛班,3G的来临让安卓和IOS两分天下,焉知华为的独创系统不正是为5G时代而来?

当然,这是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每个人都不可能是独立的个体,就像中国的发展之于美国,目前看就像一场惊心动魄的棋局,但这场棋局下到最后,中国将会以浪漫的方式结局!

所以,不要憎恨你的敌人,否则你将做出错误的判断!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