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反垄断敲打!今年双11狂欢,快递、电商过得战战兢兢

2019-11-08 11:05:38来源:

双11将近,一年一度的网络购物狂欢已经启动。

据国家邮政局摸底调查后预,今年双11高峰期间(8天)邮快件业务量将达28亿件,比去年高峰期(6天)的18.82亿件增长近50%。

高峰期间,日均处理量将达3.5亿件,是二季度以来日常处理量1.74亿件的2倍。其中11号当天高日处理量可能达到5.2亿件,比2018年双11当天4.16亿件增长25%。

从这些年双十一当天的快递业务节节攀升的趋势来看,就知道目前中国快递行业的体量和前景,目前中国包裹快递量超过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对全球快递行业的增长贡献率超过50%。

单价下降,双11前快递协同涨价被敲打

然而近两年快递行业的单量、收入的增速快速下滑。1-8月,全国快递服务总量为383.31亿件、收入4621.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6.6%、24.4%,与去年整体增速相差不大,以之前几年的40、50的增速不能相提并论。

特别是2018年是快递公司上市之后业绩承诺的最后一年,于是快递企业为了争取更多的订单,纷纷展开激烈的价格战,特别是通达系,这造成2018年全年快递行业平均单价11.91元/件,同比下降0.47元/件。

而这种价格战延续到今年,上半年快递业务平均单价为12.2元,而到了3季度结束平均单价降至12元,可以说三季度快递平均单价降到了在11.6元左右。

而激烈的降价竞争最终导致的是多败俱伤,最终便宜了客户。快递公司自然不会这么傻,于是从9月开始,此前通过价格战大幅争夺市场份额的通达系(圆通、中通、申通、百世汇通、韵达)先后开始了较大幅度提价,首重由2.6元/公斤涨至4元/公斤,续重由1~2元/公斤涨至4元/公斤。

而这次快递公司的集体涨价起源于义乌。义乌的快递业务量全国城市排名仅次于广州居第2位,前3季度义乌邮政、快递总量32.81亿件,同比增长77.94%。如此之高的增速自然吸引众多快递公司通过价格战来争抢市场份额,于是价格越打越低,差点让快递公司都没钱赚。

7月快递公司觉察到这样下去不行,8月中旬所有快递公司开会规定最低价不能超过2.2,只能高不能低,而且不允许电商换快递公司,必须发原来的快递。垄断形成下义乌发货单价迅速从1.9已经涨到2.7甚至更高,这导致义乌的电商大户纷纷要把仓库搬走,于是接下来这种涨价便从义乌逐渐蔓延到全国其他地方。

其实这种集体涨价前两年的双十一前也曾发生过,而2017、2018年,双11前,中通、韵达等头部公司先后对在此期间对快递费用进行了上调。只不过涨价的公司没有今年这么多,也没有今年这么密集和大幅度,针对的也只是双十一高峰期。

而今年的涨价涉及的快递企业多,提价时间密集,提价幅度又大,就涉嫌进行协同涨价。为此浙江市监局11月6日召集15家快递公司开了个告诫会,反垄断处处长郑重告诫15家的负责人:涨价可以,串通不行!

而监管部门叫停快递企业涉嫌垄断的涨价也并非第一次,在2014年就曾叫停了中通、圆通、申通、百世、天天就四川、重庆的快递进行的统一涨价。

而这个双十一被敲打还不止快递企业,还有电商巨头阿里旗下的天猫。

三殴一,天猫“二选一”被诉

在5日杭州召开的规范网络经营活动行政指导座谈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点名指出二选一违法。

京东、拼多多立刻表态坚决抵制二选一,表示曾遭遇二选一压力,将矛头指向 老大阿里巴巴。

而在会议召开前一天,格兰仕就遭遇二选一问题状告天猫被受理给了阿里实锤一击。

据格兰仕发布的《关于格兰仕在天猫平台出现搜索异常的声明》称,今年618期间联手拼多多后,天猫平台的搜索端陆续出现异常,导致正常销售遭遇严重影响,于是在10月28日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状告天猫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而在这起案件受理前20天,最高法刚驳回了7月天猫就二选一案件归属地的上诉,维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京东上诉案的管辖权,这意味着2017年京东向北京高院起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力量实施二选一的案件正式进入实体审理阶段。

可以说面对京东、拼多多、格兰仕三家的围殴,阿里也是无可奈何,谁让他是电商老大呢。

要知道去年阿里巴巴在中国零售电商领域的市场份额为58.2%,是京东(16.3%)和拼多多(5.2%)两者合计的2.7倍。而且阿里旗下的淘宝和天猫合计占据农村电商近70%的市场份额。

作为老二、老三的京东、拼多多自然不想老大好过,二选一问题这张反垄断大牌自然要用在刀刃上,面对三家公司的告状,阿里感觉吃了一只死苍蝇,恶心的一匹。

于是阿里相关负责人在会议上做了解释后说出了心声:因为规模效应,我们与优秀商家合作,给消费者提供最优的消费体验、最低的价格,同时平台向这些商家提供最好的流量资源,形成多方受益的格局。但总有一些竞争对手对这种独家合作模式进行恶意阐述,这是一种恶意炒作。

虽然不否认格兰仕借此获得了一大波关注,但不管怎么说,京东、格兰仕的状告,让阿里受到了市场监管总局的敲打。

因为总局在会上明确指出:二选一、独家交易行为是《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禁止的行为,同时也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

而今年双十一前除了以上两个涉嫌垄断的问题,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还对网红直播带货出重拳。

双十一严禁不择手段博眼球

今年618期间,淘宝直播引导成交130亿元,这让直播真正成为了商家在天猫双11的标配。在今年双11预售首日,1.7万品牌开启直播,多款单品直播预售破亿,Whoo更是6分钟破亿。

而今年,直播带货领域出来不少大事件,5月有《我一个世界五百强做食品的,被抖音卖烤虾的骗了》,10月有流量百万订单为0、淘宝一哥李佳琦不粘锅直播翻车、李湘直播5分钟收费80万,一件貂都没卖出,这事件引发广泛的舆论风波,给直播货行业一重锤。

因此国家市监总局针对双十一的网络促销活动,提出绝不能不择手段博眼球、打擦边球,片面追求流量和销量等要求。

而针对电商促销的各种定价虚高、虚假宣传、假冒伪劣、缺斤少两、刷单、假评论、退换货难等坑,月初上海市监局约谈了拼多多、美团、国美在线、小红书22家重点电商企业,重点打击商标侵权、虚假宣传、刷单炒信、价格欺诈等违法行为,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活动。

而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市监总局、国家药监局联合开展食品药品安全四个最严要求专项行动中,也加大了对网红带货和网红食品检查、打击力度。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