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云计算马太效应:巨头聚集,小玩家开始“退群”!

2020-03-25 11:06:47来源:

​云计算竞赛圈中的马太效应!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近段时间,中国云计算领域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调研机构Canalys18日发布报告称: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则达到了33亿美元,全年则超过107亿。增长速度依旧惊人。

其中,阿里云市场份额达46.4%,以压倒性的优势持续领先第一。而腾讯云排第二,占比18%,百度云第三,占比8.8%。

第二件,在中国互联网界的颇具份量的苏宁、美团,居然先后官宣关闭自家云平台的服务了。

1月21日,苏宁宣布:因业务调整,苏宁云商城停止销售服务,并将在4月底正式停止运营。

3月12日,美团也宣布:美团公有云将在5月底正式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难道在中国云计算领域,也要出现马太效应了?

2019年11月7日,IDC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排名前10的公有云厂商名单。其中,阿里、腾讯、中国电信、AWS、华为这前五的巨头已经占据了总体份额的75.3%。再放宽看前10,这居然已经占到了整体的90%。

更出人意料的是,在这前十的名单中,并未见有苏宁云和美团云。也就是说,它们只能算这领域的小玩家。

强大的阿里云越做越强,排位极后的苏宁云和美团云已经因业务调整被先后撤掉,很显然,云计算行业的洗牌也在不断加速了。

这意味着资源向头部玩家聚集的趋势将会越来越强,而那些第二梯队甚至更边缘的玩家很可能将在大浪淘沙中烟消云散。

可怕的马太效应再次奏效。

阿里云为何越做越大?

中国云计算这些年的发展得非常快速,但细看这些玩家,就数阿里云的表现最为迅猛了。

为什么它能在一众玩家中做到一骑绝尘呢?

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高瞻远足,起步早。

十多年前,在世界技术圈中,甲骨文是个王者的存在,几乎在整个市场中处于垄断地位。

因此,马云对王坚说,阿里巴巴要成为世界级的企业,要能走向102年,那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在未来十几年里,云计算是个大趋势,所以阿里巴巴要尽快搞出属于自己的云计算。

2009年,马云宣布启动云计算,当时李彦宏认为这东西就是新瓶装旧酒,没啥新意。马化腾也轻蔑地认为此事过多几百年,一千年,也不会做得成。就连甲骨文的创始人拉里-艾里森都觉得,这简直是在胡扯。

是的,只有马云和阿里云人对这件事情充满了信心,并且身体力行地付诸实践。

然而,当大家真正回过神来,意识到云计算的重要性的时候,才发现,阿里云已经领先一大截了。

2009年投入,2012年正式商用,如今的阿里云已经占据国内市场的半壁江山。

而腾讯云紧随其后,2013年正式商用,虽然这些年增速虽快,但市场分额较少。

百度就更晚了,2017年才开始发力百度云;华为也在2019年才开始成立华为云计算机公司。

可见,在这一方面,阿里巴巴极具远见。

第二,核心技术强劲。

对核心技术的崇拜是阿里云能够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

2013年,阿里云团队排除万难,终于研发出可完美驾驭5000台服务器的飞天系统,自此以后,飞天与我们息息相关,我们的双11购物,我们的12306买票,其背后都有它在保驾护航。

2015年,阿里云联合中科院成立实验室,开始研制量子计算机。

2017年,阿里云又推出集城市管理、工业优化等、环境治理等全局能力为一体的ET大脑,开始全面布局产业AI。

2019年,阿里云更是大展拳脚、所向披靡,不仅推出了全球最强的AI推理芯片含光800,还在中国自研数据库、金融云市场、新零售市场、数字政府大数据市场等多个领域拿下了第一。

硬核的技术也为阿里云逐步敲开市场的大门:2013年,阿里云完成了小型机下线,三年后,阿里云再度拿下了38%的国内世界500企业、80%的中国科技企业,以及半数以上的A股上市公司。

如今的阿里云估值最少几万亿,而它的研发者王坚更是由此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

现在,再也没有人敢说阿里巴巴在科研实力上薄弱了。

对于小玩家来说,及时止损亦是良策!

虽然比阿里云起步晚,技术投入少,但苏宁云和美团云也并非没有努力过。

2018年,苏宁云研发团队投入5亿资金,并把人才队伍扩展至1200人。但没有想到,仅仅一年过后,这投资计划就已经打水漂了。

美团云也类似。在前阵子的十周年庆功会上,王兴才说,下一个10年美团会加大科技研发投入。但不久后,美团随即砍掉了这一云计算业务。

为什么那么多玩家会选择中途退出?

原因就是做云计算太耗钱了。这是一个重资产高投入的业务,必须要有持续的资金投入,才能把这事做成。

阿里云刚起步时,马云每年投入10个亿,华为云也说三年要投10个亿,腾讯云更厉害,过去五年就花光了近百亿;

所以,对于那些中小云服务商来说,及时砍掉这高消耗、见效慢的云业务,未必是件坏事。

但这种无奈的现实也告诉我们:业内竞争诸多,但大多数都成了炮灰,只有少数的玩家可脱颖而出。强者俞强,弱者俞弱,未来,只会是巨头的时代。

这种现象不单发生在云计算一个领域,在其他领域也是这样。

比如海外购:2019年9月,阿里巴巴以20亿美元正式收购网易考拉,吞下了整只考拉的它快速爆发,以56%的市场份额在海外购傲视群雄。

再比如生鲜电商:在去年,生鲜电商亦迎来大洗牌,无数小玩家折戟沉沙,只有少数有资本背景的选手得以幸存。

这启示我们,在选择赛道进行竞争之时:

要么就趁早开始,迅速打造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争取在行业立于领先地位;

要么就审时度势,当无法做大开来之时,迅速抽身,及时止损,否则将会很容易成为马太效应下的亡魂。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