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热点 > 正文

跻身中国三大富豪后,丁磊的一个动作让阿里“花名”再受关注

2020-09-03 11:06:50来源:

当网易入局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公司即将达成共识弱化总的思想。

阿里用二十年的实践向外界证明,花名文化可行,已逐渐成为互联网公司模仿的对象。

只因一个花名,网易上头条

或许网易的绝大多数员工还没有准备好,但关于每个人都要取花名的命令就这样来了。

昨天中午,网易下发全员邮件,倡导在员工内部沟通中避免使用哥姐总等称呼,建议取花名,花名将伴随员工整个网易生涯。

虽只是倡议,但以目前的文化环境来讲,基本就是行政命令了。

三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圈内圈外热议,网易更是因此而占据了互联网头条。

花名的敲定采用先来后到的原则,不挤兑,不抢注。要求易读易记,大方得体,积极向上,符合人设。比如:旺财、二狗、小强等等,这些拼的是手速。

不过,对于一些特别的昵称,就是秒杀也没用,比如三石,这是丁磊钦定的。

不是说取昵称就是为了淡化阶层吗?凭啥咱先注册了三石不能用?

实际上丁磊的三石早已在内部使用。

2018年520前夕,丁磊在接受采访时泄露了旗下新游戏《逆水寒》的上架日期,令《逆水寒》官方哭笑不得。

纵使老板也不能这样啊,《逆水寒》制作人叶弄舟在微博抱怨丁磊:说好的520前不能说的秘密呢?在下蛰伏3个月,苦心营造的悬念就这么被可爱、任性的三石哥泄漏了。还得流着泪拍马屁‘谢谢老板帮我们宣传’。

这基本可以算作网易官方对三石花名的认可。而在外部,丁三石代指丁磊几乎无人不晓,特别是游戏玩家。

据说最初就是因为玩网易游戏的时候,丁磊这个名字一直被屏蔽,没办法,玩家以丁三石代之。

实际上,针对丁三石一说,丁磊从来没否定,当然也没肯定。

那这一次,野史能变正史吗?丁磊愿意将丁三石扶正吗?

文化改革,源于首富的底气

此次丁磊扶正三石应该是众望所归。

首先在网易内部,三石无人敢用,基本上达成了一种共识,除非有李磊、张磊来较劲。

其次,网易游戏玩家喊了这么多年,如今扶正,是对消费者最好的回报。

最后,这也符合易读易记、积极向上的人设。

我们知道网易的主营业务有游戏、电商、教育等,这些业务就如同多块石头堆砌成的网易事业基石。

正因为基石够稳,事业才够大,信心才够强。此次网易改名背后,体现的正是丁磊强大的自信。

前不久,网易公布了2020年二季度财报,总收入181.8亿元,表现亮眼。特别是核心游戏业务同比增速21%,收入方面占总营收的76%。

我们知道,网易曾经什么都做,但似乎什么都做不好。做不好并不是指失败,而是做不到行业顶尖。

此前考拉卖身阿里,游戏业务也一直屈居腾讯之后,更要命的是股票市值也不见起色。

但如今不一样了,自网易回归港股后,市值不断大涨。网易美股今年暴涨,股价突破500美元,港股也是累计涨幅达32%,报153.7港元。

以今日收盘价计算,网易总市值为5300亿港元,美股679亿美元。以丁磊的持股比例来算,其身价已超过300亿美元,仅次于马化腾、马云,成功跻身中国第三大富豪。

未来,丁磊跟马云、马化腾并排站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一个喊风清扬,一个喊Pony,丁磊会不会尴尬?尴尬的不是一个称谓,而是企业文化。

既然追马赶马是趋势,那在此高光的时刻出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在信心和底气的加持下,网易花名计划具有互联网行业的标杆意义。

花名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一个代号

古龙说过一句话,一个人的名字有可能起错,但是外号(花名)却是绝对错不了

马云发扬了这句话,名字是自我概念的一部分,而花名凸显了自我的核心部分。

淘宝成立后,马云要求每一个员工取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名。

花名反映的是本人的真性情,寄托了对自我人生状态的一种期冀。

因为马云是金庸迷,所以多以武侠人物为花名。以武侠人物为原型,在现实世界之外虚拟新的精神榜样,可以提升内在的动力和责任感,这就是花名的意义。

阿里的花名文化及其成功,网易跟阿里十年为邻,早已耳濡目染,深知花名对企业文化的意义。

首先,花名带有游戏色彩,没有正式名字那么严肃,也没有职称刻板。

公司采取花名制度即避免了直呼其名的草率,又淡化了等级制度,有利于保持团队成员的平等氛围,塑造亲昵的人际交往氛围。

其次,对于挖角比较厉害的行业,花名可以有效降低挖角行为,因为员工的真实姓名不易被轻易传出。

最后,从企业治理来讲,花名制度也是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增强员工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网易一小步,行业一大步

花名文化隐含的力量对企业的发展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正是因为如此,不止是网易,很多互联网企业都开始创建属于自己的花名文化。

但有些企业却没有深入贯彻,比如最早意识到要使用花名的当属联想。早在1999年,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就要求联想取消总的称呼,用人名代称,要求员工称自己为元庆。这只是领导人的自我约束,没有上升到企业治理。

其后,在2013年,360掌门人周鸿祎在内部邮件中向总开刀。他表示,如果在一个公司听到这个总、那个总,说明官僚文化已开始扎根,这种公司没有未来。

但不称呼总,称呼什么?没有一个确定的解决方案,中国的基本国情在这,你让一个新入职的员工一句一个老周,他喊不出口啊。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最为80后的代表,自然更不喜欢层级观念。他也不提倡员工这总那总的叫,但都没有身体力行地将花名作为一种企业文化去推进。

倒是罗永浩在锤子时期,不让员工喊罗总,而罗老师这个称谓绝妙至极。

许多互联网企业,有花名文化意识,但没有落地理念,不能形成强势文化。此次网易动静不小,还上了头条,可见三石对花名文化建设的重视。

网易越来越像一家巨头级的公司了,未雨绸缪是丁磊的个性,此次全员推出花名就是为了杜绝大公司病和官僚主义,保持创业公司初心。

纵观业界,力推花名文化,除了阿里,就数网易最认真了,网易文化成功后,或将引发一波企业文化建设的大潮。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