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学 > 正文

意大利戴口罩被嘲笑的议员现在怎么样了?

2020-03-26 14:33:07来源:

这位委员可以称之为意大利的吹哨人,或者是上天派来警示世人的预兆者。可惜被世俗所嘲笑,但最终表明他说的话,和提警示大家要采取的行动是完全正确的。他叫达罗索,意大利名字叫:Matteo dallosso,曾经是隶属于Movimento 5 stelle意大利五星运动政党,但是后来又加入了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他确实患病,自2003年以来确诊为多发性硬化症,对身体免疫功能有损害的。达罗索事件发生是在2月26日,那时候意大利的疫情还很不严重,每个人都不以为然,以为灾难都不会落在意大利。他戴个口罩,他参加了议员的会议,正好借助这个全国性的舞台,表达了他的意见和担忧,这就是给意大利人最后的征兆啊,可惜仍然没重视。在之后,意大利疫情越来越严重。即使如此,3月1日,北部居民还在聚集街头,宁要自由不要口罩,反对当地疫情爆发后各项隔离封锁措施。这就是给居民最后一次狂欢,而代价就是现在的全国封城。3月3日,达罗索接受了我国媒体的电话采访,感谢经历过疫情折磨的我国人民的支持,同时也在社交媒体中也发表了感谢。在之后,意大利整个疫情形势急转直下,目前已经不忍直视了。而政府也采取了封锁全国所有城市的最严格措施,居民也被严令禁止外出,否则可能会被起诉。估计那些抗议的北部居民现在可能会感谢当时的政府明智之举。我们就达罗索的行为和他的愤怒做个简短的分析。人在集体里,一举一动都是要顾及别人的反应的,也就是说要随群,特立独行总归是要被人攻击的。这是人类的从众心理所决定的。但是吹哨人或者预言者,他本身就是脱离集体行动而揭示出未来的正确知识。在西方那种氛围里,从众文化让他们天生觉得要无条件地少数服从多数。梁漱溟说过:取决多数,只算聚讼不休时一个最省事的解决方法。执行起来,容易行得通而已。至于其是否当理,就不得而知。至少在戴不戴口罩这件事情上,一旦觉得疫情不严重、不想压迫自己口鼻的人占了多数,并且强烈要求少数人也摘下口罩,那还能合理得了吗?西方个人本位意识是非常强的,表达欲也是显而易见的。让他们戴口罩、别出门,就仿佛让他们再回到黑暗的中世纪里,他们当然不买账了,并且还要捍卫自由呼吸的个人天生权力。但是自由就能让病毒举手投降吗?武汉封城时,CNN就在指责我们不,殊不知隔离始终是防控传染病的最好办法。一时的口鼻之快和生命健康的安全相比,究竟哪个更重要?

来源:银行信息港

相关阅读

  • 滚动新闻
  • 企业资讯
  • 品牌快讯
  • 行业动态
  • 上市公司
  • 民营经济
  • 消费3.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