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企业

900克的奶粉连罐到手只有512克?雀巢奶粉到底弄丢了什么?

时间:2022-05-22 00:49:06 来源:和讯网

5月18日,未来网报道,湖北荆州的一位消费者曾先生爆料称,其购买了6罐雀巢奶粉,每罐奶粉均标识净含量为900克,但其中一罐在未开封的情况下,连罐实秤重量仅512克。

据了解,4月5日,曾先生在武汉的一家门店花费1171元购买了6罐雀巢能恩2段奶粉,随后寄回荆州老家。然而,4月30日,其父母在开箱后发现,6罐奶粉的外包装均完好无损,但其中一罐却非常轻,摇晃罐体还能听到奶粉勺撞击罐体的声音,称重后发现这罐奶粉短斤少两近一半。

随后有媒体查验,曾先生购买的6罐雀巢奶粉的确如其所述外包装完好无损,罐体上标识的净含量也确实为900克,但有一罐明显比其他几罐要轻一些。而且在该问题奶粉罐底贴的溯源二维码,可以正常查到此罐奶粉的生产日期、生产批次等相关信息。

而在曾先生向雀巢的客服拨打电话反映此情况后,客服回复称,只能申请给他更换一罐新奶粉。对于该解决方案,曾先生并未接受。目前,曾先生已向武汉市江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花水市场监督管理所反映了此事。

不过由于监管部门尚未公布调查结果,所以对于此次雀巢奶粉“缺斤少两”的问题尚不能妄下结论。不过,从前段时间的雀巢瑞士工厂发现大量可卡因,到现在被曝出的雀巢奶粉“缺斤少两”,连续两起意外事件似乎都指向了雀巢内部可能存在的生产管理和质检安全问题,这不禁令人疑虑雀巢奶粉还能放心选择吗?

争议中的雀巢奶粉,不只是缺斤少两?

事实上,即便是抛开此次雀巢奶粉“缺斤少两”事件不谈,近年来雀巢奶粉被曝出的食品安全事件并不在少数。

今年2月份,一位家住呼和浩特市的刘先生向媒体爆料称,在1月17日,其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规划路宝贝壹选母婴店购买了7罐雀巢能恩幼儿配方奶粉。2月9日晚,家人在冲奶粉的过程中发现,奶粉罐中竟然有一块长约2厘米的絮状物。

随后刘先生按照奶粉罐上显示的厂家电话拨打过去,但对方坚称产品不可能出现问题,双方也一直未对此事的解决达成一致。

不过在2月16日,雀巢产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滕女士向媒体回复称,接到刘先生投诉后,公司要求刘先生提供异物的实物用以检测遭拒,“通过刘先生提供的照片来看,异物不可能是我们公司的生产来源,到目前为止,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产品异物。”

目前,刘先生已将此事向呼和浩特市12315热线进行了投诉,目前该投诉已经流转至金桥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所介入处理,市场管理部门将在45个工作日内给出回复。

尽管上述两起雀巢奶粉的投诉事件目前都尚未得出明确结果,但向善财经注意到两起投诉爆料的涉事产品似乎都为雀巢能恩品牌系列奶粉,难道这是个巧合?

事实上,早在2017年7月初,环球网就曾报道过,雀巢能恩奶粉在澳洲被卷入“有毒纳米粒子”风波。

据了解,当时在雀巢超级能恩金盾1段中被检出含有针状羟磷灰石纳米粒子,而有研究表明,针状羟磷灰石纳米粒子具有潜在毒性。但雀巢中国却对此辩解称,当有钙和磷存在的时候,纳米羟磷灰石微粒也可以通过加工产生,二者均存在于牛奶中,是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必需成分。

从这个角度看,雀巢能恩奶粉系列在生产管理方面似乎确实存在一定的质量安全管理漏洞,那么从2017年到现在,究竟有多少该系列的奶粉产品存在品控问题?又有多少问题奶粉已经被婴幼儿们所食用?这一切我们不得而知。

但唯一可以明确的是,雀巢奶粉的质量安全问题并不仅限于此。2017年7月,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6月份未予以准入的食品化妆品信息,其中雀巢公司及旗下品牌克宁7批次共10.82吨来自台湾地区的进口奶粉因“超范围使用营养强化剂维生素B1、B2、B6、B12等”被拒绝入境。

据了解,此次逾10吨雀巢不合格奶粉中,1批次雀巢全脂奶粉有690公斤,而雀巢旗下的克宁品牌奶粉有6批次共10.13吨,7批次奶粉的生产企业均为蒙特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口商分别为福建喜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平潭纵横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国家质检总局表示对不合格食品化妆品,在口岸均已退运或销毁,未予准入。

而在2018年12月,英国路透社报道称,雀巢宣布在德国召回一批生产批号为80250346GA的 400克恩敏舒氨基酸罐装奶粉,原因是该批次部分产品的矿物质含量过高,可能引起儿童不适。对此,雀巢方面回应属实,同时表示“若婴儿食用此批有问题的罐装奶粉,可能会出现恶心、呕吐和头痛等症状,家长应及时带孩子就医。”

除此之外,有媒体统计从2005年至2020年期间,雀巢奶粉的质量安全问题曾先后被中国经济网、中国网、内蒙古日报等多家媒体“点名”报道过。如在2005年5月,“雀巢”牌金牌成长3+奶粉在浙江质量抽检中被发现碘超标,随后北京、昆明等地也有类似发现。但雀巢方面一直没有给出关于召回或者退货的进一步答复,导致大部分消费者退货无门。

直到6月5日,雀巢中国高层才就其奶粉碘超标一事向消费者道歉。但随后在6月8日,国家标准委对此公开表态:“碘不符合标准要求的婴儿配方奶粉应禁止生产和销售”。

2014年,据齐鲁晚报报道,一位消费者在冲好的雀巢能恩婴儿奶粉中发现一条长约6厘米的虫子;2017年7月18日,雀巢经销的两款特殊配方奶粉因质量问题上了国家食药监的黑名单……

从上述一系列安全事件不难发现,在海外大牌雀巢奶粉光鲜亮丽的背后似乎还隐藏着另一副面孔,那这是否意味着此次湖北荆州曾先生遭遇的雀巢奶粉“缺斤少两”事件或许并非是个偶然?

不过无论怎样,雀巢作为有着百年历史的国际奶粉大牌,甚至据天眼查APP显示,早在1995年雀巢中国就已成立,这就意味着雀巢还经历了我国2008年三聚氰胺的安全事件。在这种情况下,雀巢理应对奶粉质量安全有着更加严格的把控标准和检验要求,但如今为何会接二连三地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这样的奶粉品牌,宝爸宝妈们又如何能让孩子放心食用?

新国标联袂二次配方注册制登场,雀巢奶粉该何去何从?

要知道,2016年“史上最严奶粉新政”――《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的颁布,本就意在清退大部分质量、技术不达标的婴幼儿奶粉品牌企业,从而全面提高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整体质量安全水平。

或许正是在婴配奶粉注册制的“高压”政策下,伊利、君乐宝等国产品牌迎来了口碑积累的关键期,并由此逐渐追平了与雀巢、美赞臣和雅培们的奶粉产品差距。

而如今,随着婴幼儿配方注册制5年期限已过,二次配方注册制再度开闸,再加上奶粉新国标的出台,这一轮的奶粉周期政策是否助力国产奶粉品牌对雀巢、美赞臣等海外奶粉大牌的全面反超,我们不得而知。

但仅从新国标来看,我国对婴幼儿奶粉的要求真正达到了全球最高标准,2段、3段奶粉将有各自独立的国标,而且各种营养成分含量规定也更严格。从这个角度看,现在质量安全问题不断的雀巢奶粉,无论在产品还是品牌方面似乎已经丧失了其作为国际奶粉巨头应有的行业优势,这对雀巢奶粉来说无疑是个值得警惕的市场信号。

其实,随着我国新生儿出生率增速放缓,再加上外部的疫情环境,叠加之下婴幼儿奶粉市场的压力不言而喻。或许正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压力下,婴配奶粉行业进入了从奶源到生产工艺,再到乳业安全指标等全方位的质量竞争时代,并掀起了新一轮行业洗牌进程。

具体来看,我国婴配奶粉市场上的国内奶粉玩家们正面临着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边是伊利、君乐宝等国产奶粉的逆势崛起与疯狂收购扩张;另一边是外资奶粉品牌的退潮撤离。至于原因也很明显,比如雅培,虽然也是大品牌,但在奶粉领域的产品层面却问题不断,甚至仅仅在香兰素成分上,雅培、达能们就曾多次踩雷。

事实上,随着国内婴配奶粉行业整合加速、品牌市场集中度提升,国产婴配奶粉或许正在走向成熟阶段,最终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而这对雀巢等外资奶粉品牌来说并非什么好消息。

因为自政策端的收紧和婴配奶粉配方制的实施,国产奶粉再次崛起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数据显示,2018年国产奶粉占据约45%的市场份额,而2021年国产奶粉已超过外资品牌占据了市场60%以上的份额。

外资奶粉企业市占率不涨反跌的背后,透露出的市场信号正是内资奶粉企业曾经的劣势正转化为优势,而外资奶粉企业曾经的优势正转化为劣势,因此不少外资品牌开始选择撤离国内市场。

2021年2月,美赞臣大中华区婴幼儿配方奶粉和营养品业务,被利洁时转让给春华资本。同年5月,新西兰a2牛奶宣布对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战略进行审查。而在2019年,恒天然就已出售在山西及河北的两个牧场,并减持贝因美(002570)。

至于还不舍得国内市场的雀巢等外资奶粉企业们,虽然仍占据着一定的市场高位,但若是其仍然保持着对奶粉质量安全问题的O容忍,此消彼长之下,留给雀巢们生存的空间或将越来越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向善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和讯网内容随你看。

推荐 58674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