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企业

夏天来了,露营被热蔫儿了吗?

时间:2022-05-24 14:31:50 来源:和讯网

自从露营出现后,“诗和远方”都有了具体的意象。

每天在办公室辛苦工作的年轻人,都渴望周末在大自然呼吸一场新鲜的空气,拥抱微风,品鸟语、闻花香。更有条件的,在别人羡艳的眼神中,煮上一杯挂耳咖啡或者开一瓶红酒,进行一场心灵与自然的深度对话。

自此,时间是可以用来消磨的,照片也是可以精心设计后再发布的。

“野餐和露营是会上瘾的”,“在与土地、树木、山川、河流、阳光近距离接触后,我找到了向往的生活”……在“五一”假期,露营迎来彻底爆发,谁的朋友圈,没有刷到过几十条好友的露营分享呢?

随着参与者增加,越来越多的热钱也涌入这个行业,利润争夺战随之开始。那露营地生意会不会被这股热潮“烫”伤“晒”蔫?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毕媛媛 摄

春风和煦的时节,万物生光辉。但假期过完,全国多地迎来一波强势升温。气象台消息显示,到了5月21日、22日,华北黄淮地区多地气温已超30℃。

随着盛夏来临,“燥热”的露营反而将面临“降温”,面对户外的高温与蚊虫,这批爱上了露营的年轻人,是否将转投冰镇西瓜和小龙虾的怀抱?

“露营”元年 受众迅速裂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露营经济核心市场规模达747.5亿元,带动市场规模达3812.3亿元,预计2025年中国露营经济带动市场规模有望达14402.8亿元。

图片来源:《2022~2025中国露营经济发展前景与商业布局分析报告》

“疫情已经第三年了,大家不能跨省又迫切想出去透风,其实需求很简单,就是想找个地方,带孩子或者狗子撒个欢,而露营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场景。”5月6日的微信语音采访中,曾在旅行社工作多年并经营过两家民宿和一家营地的李强坦言。

据央视财经报道,自今年1月份以来,户外帐篷成交额同比增长119%,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增长超过两倍。京东消费数据显示,从4月30日至5月3日,全国用户购买帐篷/垫子类增长100%。每经记者在淘宝上搜索帐篷、天幕,发现结果中靠前的产品月销量达到2万~3万,带有“精致”“ins风”关键词的产品备受追捧。

用户有需求,企业自然紧跟风口。在启信宝搜索“露营”,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全国共有超5000家相关企业。

资本市场的反馈最直接。牧高笛(603908)(603908.SH)以露营帐篷为主营业务,在今年4月之前,股价徘徊在34元/股左右,4月8日收于40元/股以上后开始暴涨,高歌猛进到5月18日的98.88元/股,创下历史股价新高。

每经记者还统计发现,露营相关企业也迎来融资热。据报道,4月7日,户外装备品牌挪客Naturehike完成近亿元融资,由钟鼎资本独家投资。4月13日,露营文化品牌商ABC Camping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青山资本。

在这风口之下,线上综艺市场也有了新的动作。四月中旬,浙江卫视上线了一档自驾露营青春慢综艺《追星星的人2》;“五一”长假之前,爱奇艺打造的户外潮流露营真人秀《一起露营吧》正式上线;《向往的生活》走到第六季,也出现了海边天幕下露营的画面。

综艺《一起露营吧》 图片来源:豆瓣

几个月内,露营受众迅速裂变,辐射范围正从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蔓延至三、四线城市。根据小红书端午小长假数据,“露营”搜索量最高的5个城市分别为北京、成都、上海、重庆和杭州。

艾媒咨询CEO张毅5月初接受记者微信采访时谈道,露营经济发展的根本驱动力,是中国经济发展、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升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必然产生的一种休闲方式。此外,近几年国家绿水青山的建设给市民出行带来一定基础条件,装备和设施都日趋完善,几项原因累积在一起,造成了露营热的爆发。

一趟全面露营 复杂程度不亚于搬一次家

将音响调至轻快的频道,宠物与小孩欢闹,大人间三三两两把酒言欢……露营看上去很美好。

但很少有人提到,一趟全面的露营,复杂程度不亚于搬一次家!资深露营玩家佳木将准备整套露营概括为“很麻烦”。“好一点的帐篷一个在40斤~60斤,整个搭建下来我都疲了。”

帐篷、睡袋、露营桌椅、户外床、防潮垫、毯子、卡斯炉、户外锅具餐具水杯、防水衣服鞋子、刀具、食品、洗漱用品、电灯、煤灯、汽灯,等等,一应俱全。为增加乐趣,音响、酒水、气球、艺术品、书籍、飞盘、渔具等也很常见。

佳木于2021年8月份关注露营,通过大约3个月跟随攻略的学习,成为圈子内小有名气的专业玩家。最近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佳木屡屡感叹露营在国内的发展速度。

去年,营地普遍收费每人一天80元~100元,到今年大多涨到了每人200元~300元。如果是拎包入住,价格更贵,每人每晚在800元~1500元,直逼四、五星级酒店的价格。加上自驾过去的成本,每趟游玩价格都不低。多位玩家向记者坦言,当下露营的设施及服务,还不足以匹配高昂的价格。

但佳木坦言,入坑后才发现露营门槛之高。“中国露营的发展主要分为几个区,珠三角、江浙沪、北京以及四川为主,消费升级下,有较强经济实力的人才能去玩。”

“‘精致露营’带着攀比性,我们买装备就会不停地更新迭代。露营玩家会有收集和攀比心理,会不停地升级设备。我们可能从最早的想出去接触大自然的心理,变成想要买个更好的设备,拍出更好的照片。”真实情况是,男性在露营中,很少谈论家庭、孩子,反而大多对装备颇有研究,在营地也热衷讨论这些话题。

露营的装备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张社交通行证。例如日本的DOD“兔子”、丹麦NORDISK“大白熊”等均为热门品牌,在DOD天猫店开设起来,甚至需要多花一倍的价格才能代购到。不起眼的小推车、天幕等设备,也常价格过万。

不到一年时间,佳木已经投入超过8万元,据他介绍,这只是中档阶层的消费。“我认为1万元的投入是入门档,5万元~10万元可能是中间档,10万元~20万元算高阶了。但露营不是没有天花板的,20多万元差不多到头了。如果是椅子跟LV等奢侈品品牌联名,那跟露营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

广州沿江的公园,一到周末密密麻麻的都是人,佳木身边的多位同事都去体验了公园露营,几百元钱便能在朋友圈发布一组多彩、精致的图。“你要说那是露营,也算,但我不会去的,人多了就失去露营的意义了,我本来就是想找个地方看看风景,接触一下大自然。”

营地投入一般不到百万 短期内能盈利吗

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入局,露营地这块蛋糕还够分吗?

李强认为,露营的市场空间完全可以与民宿相匹配,参考目前全国的民宿数量与密度就可以看出,即便露营地在近年迎来了明显的爆发,但对于整个市场来说还远远不够。

“赛道目前并不拥挤,供给远小于需求。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五一’假期,已经新开了那么多营地,但消费者要提前一周才能订到。”他表示。

每经记者注意到,北京无尽之夏精致露营公园赶在清明节前夕3月29日才上线售卖,第二天清明节假期的所有产品就已售罄。无尽之夏联合创始人在5月7日的电话采访中表示,他们通过与土地方合作省去了较多开发土地的基建费用,前期现金投入成本大约在80万元。假如“五一”时没受疫情影响而停业,大概一个半月就可以实现回本的。

游牧营地NomadsCamp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另一家位于重庆的游牧营地NomadsCamp同样是通过与土地方合作而省去了基建等成本。5月8日,该营地联合创始人美莹在电话采访中告诉记者,游牧营地前期投入约50万元,旺季流水约25万元/月,开业第二个月就已经回本,其后又经营的两家营地也都在短期内实现了盈利。

三夫户外(002780,SZ)在5月7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公司营地都采用轻资产、快运营的模式,每个营地的投入大概在10万~30万,因今年国内露营热度持续爆发短期内就可以实现盈利。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有盈就有亏,并非所有营地都能在短期内赚到钱。

“根据营地的规模大小、装备优劣、客群定位等不同因素,露营地的投入基本上在50万元~500万元。如果在基础建设、设备采买等方面的前期投入过高,用心经营下或许能维持运营,但想要赚大钱并在短期内实现盈利是比较困难的。”5月6日,北京21号CAMP联合创始人接受每经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在李强看来,不管任何产业抓住了红利期的窗口就有赚钱的机会,因此入场时机也是营地盈利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露营赛道仍有空间,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营地涌出,地租、装备、营销等成本都会水涨船高,自然也会使得营地的盈利面收窄。

露营局限 环境依赖风险远高于民宿

露营是在疫情推动下产生的新消费形态,随着各种露营地的涌现以及大众玩家的加入,露营已不再是搭一顶帐篷、做一顿美食那么简单,飞盘、瑜伽、剧本杀、音乐会、文创市集等更有趣味性、互动性的多元“露营+”玩法正逐渐成为营地的“新标配”。

李强指出,露营的玩法在目前供小于求的市场中还并不突显,但随着营地增多、订单量下滑,市场竞争激烈,行业开始“内卷”,营地想要持续吸引游客就要拼玩法和服务了。

除了入场玩家增加带来的竞争压力,露营之风是否会随着疫情的平稳而逐渐消散,也是不少从业者在思考的问题。

美莹表示,露营的口子一旦打开就不会再关上,产业不会倒退着发展。“消费者对于露营的认知才刚开始形成。露营最大的意义在于激起了人们对于户外的热情,疫情结束后露营的热度可能会下降,大家的精力会转移到攀岩、农场等其他户外项目上,而每个户外产品的背后也都藏着露营的元素。因此露营产业会变成一种常态化的方式长存下去,并不断地转型、升级。”

游牧营地NomadsCamp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未来关于露营的想象空间巨大,张毅相信,随着经济发展和消费水平提高,露营这样一种新型娱乐方式很有可能会变成一种持续性的玩法,并成为国内旅游经济的一个抓手,通过露营经济把过去因为疫情受阻带来的旅游损伤转化成新的拉动消费方式。“营地旅游或者是露营经济,还在上升期,没到饱和的状态。未来,露营会和长途旅游一样,成为两种不同的游玩方式。”

不过,抛开疫情的影响,露营本身也已经暴露出了不少限制性因素。

“露营地对自然环境高度依赖,风险是民宿的好几倍,这是它的一个劣势,譬如冬季不开营是北方营地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李强坦言。每经记者搜索北京周边露营地信息时注意到,不少营地都会在营业时间中标明仅在春、夏、秋季营业。

部分营地明确冬季不开营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在采访中,有不少从业者对冬季露营的解决方案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一种方法是可以买造雪机等设备打造类似冰雪乐园的露营场景,但运营成本会大幅提高;另一方法是可以选择在冬天时带上装备转移到南方运营,但仅适用于轻资产运营的营地。

此外,整个露营产业还处于较为早期的野蛮生长阶段,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在社交平台上可以看到,目前露营产业已经出现了土地性质不明确、营地运营不规范、消防措施不到位、顾客安全无保障、自然环境被破坏等多种问题,需要更加明晰的政策来规范产业发展乱象。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和讯网内容随你看。

推荐 759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