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企业

5月高粱进口激增171.4%,原来是因为玉米贵了!

时间:2022-06-22 08:47:57 来源:和讯网

尽管中国今年1~5月粮食进口量同比略减,但从5月粮食进口市场的变化,也可发现国内粮食进口市场出现结构性调整的端倪。

海关总署日前发布数据显示,1~5月粮食进口量为6652万吨,同比下降0.2%。其中,5月进口粮食1591万吨,同比增长0.2%。然而,在5月同比微增的进口粮食中,小麦、玉米均同比下降,大米、高粱均同比大幅增长。受包括国际局势变化在内的因素影响,粮食进口来源国也在发生变化,出现进口量的此消彼长。

与此同时,全球粮价高企。海关总署数据显示,1~5月,虽然粮食进口量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粮食进口金额同比大幅增长,达到25%。

小麦进口下降,大米进口上升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1~5月,小麦、玉米进口量同比分别减少4%、减少2.9%。

然而,1~5月,大米、高粱进口量同比分别增加29.6%、增加37.8%,尤其是5月,二者同比分别增长98.7%、171.4%。此外,1~5月,大麦进口量同比下滑28.4%。

在中国,粮食包括三大主粮,分别为小麦、大米、玉米;以及两大口粮,分别为小麦、大米。通过粮食进口数据可以发现,口粮中的小麦进口下降,大米进口上升;主粮中的玉米进口量下降。

这跟全球谷物价格波动有关。布瑞克粮食谷物研究员顾剑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受新冠肺炎疫情、极端天气和地区冲突等多种因素影响,玉米、小麦等粮食价格在过去几个月持续上涨。

截至2022年5月,国际谷物价格指数达169.04,较2020年同期上涨91.59%;国际玉米价格达344.84美元/吨,较2020年同期上涨139.62%。由于小麦、玉米高价运行,抬升进口成本,导致进口量明显减少。

至于大米进口量增加,顾剑称,由于全球大米产量持续丰收,出口供应充足,大米价格相对稳定,而且进口的大米主要是碎米,并非食用,进口同比增加的大米基本用于饲料加工。

中国进口玉米、高粱、大麦,包括木薯,旨在满足国内饲用需求。虽然今年前5个月玉米进口量同比下降,但高粱、大麦、木薯作为玉米替代品,进口量走势却有所不同,表现为高粱和木薯增长、大麦下降。

顾剑表示,5月玉米进口量有所下降,主要是去年下半年后,国外玉米价格偏高,中国签订采购合同数量下降。预计随着今年3月后中国增加进口美国玉米,下半年玉米到港量将增加。

顾剑认为,今年国内养殖行业处于去产能阶段,虽然整体饲料需求较2021年高位或略有下降,但玉米饲料需求短期或仍保持较高水平。今年小麦价格高企,小麦饲用量下降,叠加进口玉米价格优势不在,不仅国内玉米饲料消费有结构性增长,大米、高粱进口量增加,也在情理之中。此外,从今年3月开始,木薯进口量也大幅增加。

之所以高粱与大麦呈现不同的进口量走势,广东华南粮食交易中心粮食经济研究员郑文慧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麦、高粱作为玉米的两种重要饲用替代粮,二者此消彼长,使得总的饲用进口替代规模保持在稳定水平。

此外二者不同的走势还与进口来源国不同相关。我国进口高粱主要来自美国、阿根廷和澳大利亚。由于我国进口高粱无配额限制,且高粱营养跟玉米相近、毒素较低,可大量替代玉米,满足饲用需求。

顾剑表示,自从国家临储玉米库存持续出清后,国内玉米供需总体保持紧平衡,玉米价格中枢明显上移。在玉米价格短期难以下降的情况下,大量进口价格优势明显的高粱,能够有效地降低养殖企业的成本压力。

再来说大麦,俄罗斯、乌克兰为大麦主产国、出口国。俄罗斯、乌克兰大麦产量占全球大麦总产量的比例分别为12%、7%;两国大麦出口量占全球大麦出口总量的比例分别为13.15%、17.53%。如今,地区冲突仍在持续,黑海地区谷物外运受到不利影响。

郑文慧称,加拿大、法国、乌克兰、阿根廷是中国大麦进口的主要来源国。然而,除了阿根廷之外,自其它国家进口的数量都在减少。虽然阿根廷实现了较大增长,但增幅不及三国的减幅。

中华粮网易达研究院副院长张智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1~5月,中国从乌克兰进口大麦近13万吨,而去年同期为57万吨。另外,大麦进口成本较高,抑制了大麦的进口量。与大麦不同,高粱进口基本不受俄乌冲突影响,美国是中国最大的高粱进口来源国,且占比较高、进口稳定,其它国家只是作为补充。

粮食进口来源国结构发生变化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澳大利亚成为我国最大的小麦进口来源国,同比大增138.5%。与此同时,玉米进口来源国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乌克兰大幅下降,美国有所增加,中国正寻求其它产区的玉米进口。

俄乌在全球小麦生产、出口格局中的地位举足轻重。2021年,俄罗斯、乌克兰小麦产量占小麦全球总产量的比例分别为10.56%、3.74%;两国小麦出口量占小麦全球总出口量的比例分别为21.99%、10.54%。而俄乌冲突导致谷物外运受到严重影响。

于是,中国不得不积极寻求其他进口国,以满足国内小麦需求。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2021/22年度澳大利亚小麦产量约为3150万吨。顾剑称,中国5月从澳大利亚进口小麦增加,主要源于一季度市场担心国内小麦产量下降,且俄乌冲突引发全球粮食危机担忧。不过,从当前夏粮情况来看,小麦产量稳定,并未出现减产。

张智先解释称,价格因素是最主要的考量。美国小麦因为冬季干旱及春季雨水过多,可能出现大范围减产,加上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今年2月以来,CBOT小麦价格上涨幅度超过50%。由于成本过高,进口美国小麦的可操作性较低。因此,今年以来,从美国进口的小麦大幅下降。澳大利亚小麦成本具有相对优势,而且澳大利亚一直以来都是中国重要的进口来源国。虽然一度受到过影响,但在当前全球小麦供应趋紧的背景下,客观上需要从澳大利亚进口小麦。

郑文慧也提到,澳大利亚小麦近两年产量明显恢复。受价格上涨和理想种植条件的推动,澳大利亚在2021/22年度成为世界第二大小麦出口国之后,2022年,澳大利亚小麦产量有望连续第三年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出口能力强。

5月,美国跃居为我国最大玉米进口来源国。由于俄乌冲突,5月中国从乌克兰进口的玉米仅有12.67万吨,较前一年的126万吨同比下降90%。1~5月,美国玉米船货到货637万吨,去年同期为667万吨;乌克兰为482万吨,去年同期为499万吨。

2021年,我国玉米进口2835万吨。其中,美国占69.94%,乌克兰占29.05%。从全球来看,乌克兰2021年玉米出口量占玉米全球出口总量的比例达到16.85%。每年的10月至次年5月是乌克兰玉米的集中出口期,而俄乌冲突严重影响到乌克兰玉米出口。

此外,进口美国玉米的成本也在抬升,进口利润大幅减少。于是,中国正采取行动,开拓缅甸、巴西等市场。

5月23日,中国和巴西宣布签署了一项植物检疫要求议定书,允许巴西玉米向中国出口。业内认为,如果中巴玉米开始进行大宗贸易,可能会重塑全球玉米贸易格局。

郑文慧表示,虽然中国的购买习惯并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但巴西向中国出口玉米的潜力不容低估。预计巴西对中国的玉米销售将在2022年第四季度回升,然后持续到2023年。据报道,巴西政府仍需要几个月时间来制定卫生要求,对于进口协议是否涵盖所有转基因玉米或仅限于传统玉米,也存在疑问。

顾剑认为,从粮食安全的角度考虑,立足国内供需,中国进一步拓展玉米进口渠道非常有意义。但目前中国已批准的转基因玉米品种,与巴西的转基因玉米品种仍有一定差异,后续仍需农业监管部门的手续批准。

美国农业部2022年6月全球谷物市场与贸易报告显示,在2021/22年度剩余的时间里,以及即将到来的2022/23年度,巴西是一个很好的替代供应国。目前这季作物的产量已从上一年恢复,预计到本日历年年底,可出口的供应将充足。此外,预计来年的产量和出口量也将再创新高。

(责任编辑:李显杰 )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和讯网内容随你看。

推荐 39967

热门推荐